51途站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游戏大亨 > 第五百一十章 身份证明
    “两千八百万,还有比这个价格更高的吗?最后一次报价,两千八百万,玉髓太岁一颗。”唐尼先生激动的大嚷道。

    从一开始的没什么兴趣,到中间的意外惊喜,再到最后的兴奋,拍卖师唐尼先生的感受,也正是在场绝大多数人的感受。

    那位坐在第三排的何公子阴沉着脸,目光中尽是怨毒之意。

    已经报到了这个价格,他不敢加了,因为如果价格飚到了三千万之巨,光是聚龙阁从中间收取的手续费都不是一的入场门票大概值十万块的样子,刚才这个人,相当于只花了十万钱,就可以参与一场价值接近三千万的拍卖,我现在严重怀疑他的支付能力!如果他根本就付不起账,那这场拍卖就是个笑话。”

    没想到,何公子这完全就是猪八戒倒打一耙,把自己想要做的无赖之举,直接栽赃到了陆梦麟的头上。

    何思南气得捏紧了拳头,不过他又确实有些担心,那个姓陆的家伙看起来完全不像是有钱人,他喊价两千八百万,莫非真的瞎胡闹着玩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何光企业危矣!

    面对着如此严厉的指责,陆梦麟仍坐得四平八稳,岿然不动。

    拍卖师唐尼微微一笑,大声羊道:“首先,我代表聚龙阁组织,证明刚才那场拍卖是真实有效的。如果任何人试图以任何借口或手段,拒绝支付拍卖款,将会被追究重罚,并且被聚龙阁视为不受欢迎的客人。”

    说到这里,唐尼顿了一顿声,笑道:“当然,我们聚龙阁会尽力保证在岛上的每一笔交易都能顺利完

    成。所以,这位拍卖得主先生,您能否公开展示您的身份职务,又或者证明您有支付这笔款项的能力呢?”

    此言一出,全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陆梦麟的身上。

    八车师太暗叹一声,默默的闭上了眼睛,一副事不关已的架势。

    陆梦麟不由得眉头微皱,因为他觉得这个要求有点过份了。

    “拍卖师,我参加拍卖的流程有任何问题吗?”

    “没有。”

    “既然是按程序拍卖,没有任何问题,为什么要我公开身份?这恐怕不合理吧?”陆梦麟站起身来,侃侃而谈道。

    四周的宾客们听得头头是道,许多人都默默的点头。

    这个年轻人说得没错,如果他高价拍下个东西,还需要公开身份的话,那么大家干脆不要来拍卖了。

    虽然在场的绝大多数人都是有名有姓,在港岛地界有脸有面的人,但也不排除有些人不喜欢被人知道身份,财不露白的道理,自古有之,也不能说那个年轻人就错了。

    唐尼顿时为之语塞,刚才他只是想提前替聚龙阁组强甄别此人的购买力而已,又是借着那位何公子的嘴引出来的话题,没想到对方却如此尖锐,一下子就捕捉住了自己言语上的弱点。

    这时,那位不甘寂寞的何公子又开口了。

    “你不敢公开身份,是因为你根本就没有身份。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混进来的野人,但是至少我知道,咱们港岛富豪圈子里可没有你这一号人物。”

    何公子说得倒也在理,因为在场的百分之九十九的宾客,全都不认得这个年轻人。

    一个能豪掷两千八百万买区区一小颗太岁的年轻人,没理由在港岛这么个弹丸之地,却籍籍无名的。

    这时,唐尼也重新整理好了思路,笑眯眯的问道:“我仅以一位资深收藏者的身份,也很好奇一个问题,就是这颗太岁的价值到底有多大?就算是极品太岁,它只有拇指大小,这么少的剂量,又能有什么功效呢?希望这位买主先生能给予解答。你为什么会花这个价格来购买呢?”

    不得不说,唐尼的头脑真的很精明,他一下子又把话题扯到了本质上,就是这颗太岁,准确的说是太岁颗粒,真的值两千八百万么?

    这个问题让在场的宾客们不禁产生怀疑,这场高价拍卖的背后,会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难道这个年轻人真的是恶意竞拍?根本没打算付款的那种,所以才会肆无忌惮的抬高拍卖价格。

    听到这番话,就连何思南也冷静了下来,他也觉得唐尼先生说得很有道理,自己不应该被狂热冲晕了头脑,对方的真实目的,不得而知。

    面对这个颇为刁钻的问题,还有全场质疑的目光,陆梦麟不禁摇了摇头。

    他自然不能说出,因为自己身边的这个老尼姑看中了那粒玉髓太岁,哈哈!这个解释实在是太羞耻了。

    所以,陆梦麟抬手一指台上的何思南,笑眯眯的说道:“因为他啊!他是我朋友,朋友之间相互帮忙不是很应该的么?”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哈哈!大家都听到了吧!果然是何光企业自卖自夸,恶意抬价,耍我们玩呢!”何公子放声大笑道。

    台上的何思南也不禁浑身一抖,只差哭丧着脸了,心想这个无赖果然是来坑我的!我跟你无怨无仇,用不着这样吧?

    “你们是一起的?”唐尼先生也乐了,他没想到事情居然还有这么戏剧

    化的变化,那小子居然承认了是为了何光企业才出价的,这算什么?左手捣右手,真把聚龙阁不当回事,闹着玩啊!

    “我们...”何思南本想争辩几句,不过他很快就想到了,这时候再说什么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了,算了,还是别白费口舌了。

    这时,陆梦麟很认真的点点头,朗声笑道:“我们是朋友!虽然才相识不久,但是我觉得他的人品很不错,值得一交,所以我愿意买下这件东西,帮他们家渡过难关。”

    这个年轻人的话说得掷地有声,底气十足,仿佛再正常不过了。

    那位何公子听着就来气,忍不住狂骂道:“呸!你算个什么东西?大言不惭!你当在场的都是三岁小孩子呢?你能拿得出两千八百万,老子倒赔你一个亿!别在这里惺惺作态了,你不觉得恶心么?”

    这番话已经是摆明着撕破脸,公开叫骂了!

    何公子这是故意把事往大里闹,他认定了眼前的这个陌生的年轻人不可能是豪门子弟,只是一个从未见过的家伙而已,他就是想逼着主办方聚龙阁把这件事追究到底,在舆论推动之下,让何光企业彻底完蛋。

    陆梦麟皱了皱眉头,他不仅对那个乱吠的何公子有些讨厌,也对这个所谓的聚龙阁组织并无好感。

    说到底,陆梦麟是按照聚龙阁的规矩来拍卖的,就算是追究,也要等到他真赖账了才能算吧?

    现在对方这么咄咄逼人,分明是聚龙阁不作为造成的。

    “很好!如果我能证明自己的身份,确实能拿得出这两千八百万,并且成功付款的话。你会赔我一个亿么?

    还有,对于聚龙阁的这种不公平的对待,我要求赔偿精神损失费!”

    陆梦麟此言一出,全场再度哗然。

    所有的宾客都为这个年轻人的勇气而感到不可思议。

    要知道,何公子此人乖张也就罢了,聚龙阁可不是等闲势力,他们可以说是港岛富豪圈中的一股极为强大和神秘的力量,背后很可能有超级大富豪在支持,不然也不会聚拢这么多富商豪门参与。

    可是现在,一个连身份都不明的小小年轻人,竟然敢公开向聚龙阁发起挑战!指责对方的不作为。

    这等行径,简直就是挑战风车的唐吉诃德,无论胜负,至少勇气可嘉,他是一名真正的骑士。

    唐尼听到这几句话,眉头不禁皱了起来,心想果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这小子就算真有点道行,也不可能跟聚龙阁叫板。

    那位何公子更是脸露喜色,心想这个傻雕果然上当了,居然连聚龙阁都敢招惹,他死定了!无论他有没有钱,都不可能再帮到何光企业了!

    “唐尼,退下!我能证明他有资格支付这笔钱。”就在这时,从二楼十号包厢里突然传出了一个苍劲有力的声音道。

    变故顿生,下方的所有人都情不自禁的抬头向上望去。

    二楼包厢一直以来,都是那些港岛上真正的大富之家,势力极强的大家族才有资格拥有的,从上面传来的声音,绝对有资格证明那个年轻人的话。

    唐尼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一时间不由得浑身剧震,知道自己这回可能捅了马蜂窝了。

    刚才二楼十号包厢曾经出手竞价过一次,不过后面还是放弃了,现在包厢里却有人开口替那个年轻人说话,难道刚才他们是故意相让?

    能让二楼包厢中的人故意相让,看来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决不简单啊!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