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穿越小说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四百零五章 来得无形,来时猛烈
    “看来他是将计就计,然后彻底逃出了皇宫,脱了掌控。”穆凌绎紧蹙着眉,他当时派人查实,得到的也是已入葬的消息,完全没有一点儿不对,但没想到,他躲过了所有人的排查,逃出了那压抑了他半生的深宫。

    “呵,白易,这次,我不止要他死那么简单。”武宇瀚眼底里的恨意深得要把人拖进无尽的深渊,他不再避着穆凌绎做决定,直接对羽冉下令。

    “羽冉,找悟非寒,让他去办。”

    “遵命。”羽冉迅速的领命,而后退下。

    穆凌绎在听到悟非寒时,脑子里突然闪过悟前辈的脸。

    “世子,悟非寒是?”

    “我麾下的一名,是——”武宇瀚回答得迅速之后突然迟疑了起来,他警惕的看向穆凌绎,看着他也警惕起来,看着来势匆匆的身影。

    羽冉挡在来人面前,不让他前进。

    武宇瀚顿时觉得头疼,低低的说:“羽冉,退下,还是不要走漏任何风声,瞒着夫人和侯爷那边。”

    “遵命。”羽冉对武宇瀚的命令出来都没有质疑,他只是冷静的领命,然后退下,去执行那个命令的人。

    梁启珩的脚步没有了刚才急促,平稳的走到武宇瀚的面前。

    他一眼都不去看向穆凌绎,只注视着武宇瀚,而后声音十分低沉的询问:“霆漠怎么样了。”

    他和武宇瀚的私兵,是共同的。

    武宇瀚调动私兵去查任何事情,都会有人通知到梁启珩那边去。

    羽冉深知着一点,但如果不调派私兵出面,用府兵或者军队,所有人都会知道侯府出事,这样夫人和侯爷那边是瞒不住的。

    而梁启珩,谁都没有想要瞒他,也没必要,他和武宇瀚和武霆漠是统一战线的,所以他们的危机亦是要共同面对的。

    那高位上的人,是他们共同的敌人。

    武宇瀚此时头疼的是,自己的妹妹在此时见启珩,是不合适的。

    他们一见面,只会发生争吵。

    武宇瀚不想再看到颜乐因为这些事情而和梁启珩发生任何牵扯了。他先于穆凌绎挡在梁启珩的面前,淡淡的说:“启珩,你的伤刚好,回去休息吧,霆漠醒了,我会通知你。”

    梁启珩的目光因为武宇瀚的阻拦,变得阴沉,他的目光扫过武宇瀚,最终还是扫过穆凌绎,几乎可以确定,颜乐就在屋里,他们才会不同意自己进去。

    但他敏锐的发现,两人身上,都沾着血迹。

    夜色笼罩之下,深色衣裳的血迹并不明显,但却多得那被浸染的衣角变得有些硬邦邦。

    他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样猜想里面的情况了。

    那么多得血,侵染在宇瀚,甚至是穆凌绎的身上,那霆漠会是什么的情况。

    灵惜——陪在里面,是在伤心,在哭吗?

    “五皇子是来看武将军的,还望担待着颜儿点,”穆凌绎冰冷的声音响起,而后为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但这个动作也只是一瞬,他在话落之后便抬腿往屋里去。

    他需要到他的颜儿身边去了。

    梁启珩极快的跟上,而后是武宇瀚,三人一齐踏进了屋内,就看见出去时坐在床沿的身影,还是那样的姿势,还是那样的看着昏迷的人。

    她好似没听到动静一样,就那样的牵住武霆漠的手,在他的床沿边坐着,看着,想要在他醒来的第一时间知道。

    穆凌绎走上前去,站到颜乐身旁,手轻轻的揽住她的肩头,要她的身体不要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不要那么的僵硬,靠向自己休息一下。

    颜乐像没办法动弹一样,就那样的任由着穆凌绎揽着着她,将她搂着。

    “颜儿,武将军缓过来之后就会醒的。”他想,武霆漠的脉搏越来越有力了,他的药也都加倍的让他服下了,只要挺过今晚,他明日就算不醒,也不会再有生命危险的。

    “凌绎...哥哥睡着了,是吗?”颜乐看着那昏迷的武霆漠,声音很轻的低语,而**着他的手,又紧了紧,很想将自己的温暖,将自己的力量传递给武霆漠。

    “是,颜儿,让武将军睡吧,你也该回去休息了。”穆凌绎搂着她的手,隔着衣物,渐渐的感觉到她的身体,是冰冷的,是僵硬的。

    他的心开始抽疼,心疼她为什么受尽了各种折磨。

    “灵惜,这儿有大哥,你和凌绎先回去吧。”武宇瀚不知为什么,他觉得颜乐会拒绝,所以他很想很想先出声,然后让她拧不过两个人,然后答应回去休息。

    “凌绎和大哥回去休息吧,凌绎还有伤,大哥明日要上朝,就灵惜没事,没用,所以就灵惜在这陪着哥哥。”她的声音,很平淡,说完便推开了穆凌绎,离开了他的怀抱,然后继续独自坐在床沿。

    穆凌绎和武宇瀚都在她的这一句话中听到了她说她自己——没用。

    心疼的看着她,极快的出声反驳。

    “颜儿是武将军最重视的人,不是没用的人,武将军要是醒来看到你憔悴了,会伤心的。”穆凌绎知道他的话,最终能将她带回去休息的几率很小,但他还是得说,要她的颜儿知道,她此时是在折磨着她自己的身体。

    但颜乐听着穆凌绎的声音,却低低的笑了。

    “哥哥~”她叫得非常的娇气。

    “凌绎说我会因为你变憔悴耶~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不然你疼爱的灵惜就要变憔悴了,你不会心疼吗?”她的声音,甚至带着轻笑,甚至带着要武霆漠回答她的强烈疑问。

    武宇瀚上前去,蹲在床边,看着自己的妹妹,声音很是轻柔的说:“灵惜,霆漠会心疼的,所以回去休息好吗?从霆漠回来,你已经在这守了两个时辰了,天都要亮了,回去睡一觉,再来,好不好?”

    “不要!大哥!我害怕,我要在这陪着哥哥,我害怕一走,哥哥醒来看不到我,怎么办?”她拒绝得很快,拒绝得很果断,根本不想离开这。

    她的话,其实是反着说的。

    她不是怕哥哥醒过来看不到自己。

    是怕自己睡了一觉,醒来了,哥哥——没了。

    她好怕好怕。

    那样深的切口,那样致命的位置。

    师傅教的时候说,找准这样的位置,可以断了对手的活路。

    她——好怕哥哥的活路,就那样的被切断。

    她想着,抬头看向穆凌绎,眼里的泪水——瞬间充盈了上来。

    这是她在见到武霆漠重伤之后,第一次有了泪水。

    穆凌绎的心一顿,赶紧伸手,揽住她,帮她把脸上的泪水擦掉。

    但只一会,颜乐躲开了穆凌绎的触碰,自己抬起一只手,胡乱的抹掉了自己脸上的泪水,然后强逼着自己不能再落泪。

    “颜儿...”穆凌绎看着自己落空的手,心里刚想庆幸她的情绪终于要纾解出来,又被对她的担心和心疼驱散。

    一直沉默的梁启珩看着两人之间奇怪的气氛,走近,再走近,要开口之时,听见颜乐自嘲的笑了一声。

    他的心瞬间提了起来。

    颜乐将在穆凌绎脸上的目光转移到立在床前的梁启珩身上,与他对视了一眼之后,笑容变得更加的苦涩。

    “难道你们没有觉得——在我出现以后,带给你们的,都是不幸吗?”她的声音,不重,但却沉沉的压向三个人的心头。

    他们还没来得及出声,颜乐又再次开口。

    “凌绎为了救我,满身的伤痕,表哥为了我,变得暴戾,大哥为了我,和表哥发生争执,然后哥哥又因为我,躺在了这里。”她说得缓慢,说得条理分明,最后总结:“如果没有一个叫颜乐的人出现,这些就都不会出现了。”

    她简直想要将自己称为灾星了。

    自从自己出现以来,所有人的生活都被打乱,所有人都不可避免的遭遇着危险,算计。

    好似如果自己不回来,他们就不会被这种直击而来的利剑刺中了。

    穆凌绎先于两人反应过来,他是唯一一个听过颜乐说这样的话的人。

    她的内疚和心理负担,以前只在他的面前展露的。

    然后他一哄,她就会释怀。

    但今天的事情,几乎压垮了她。

    她没办法不去在意这些变化,跟她紧密相关的变化。

    白易伤她的哥哥,还要故意让那些与她学着同样派系功夫的人出手。

    从潜移默化中让她觉得,所有的事情都是与她有直接的关系。

    白易的心计,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来得无形,来时猛烈。

    “颜儿,不要这样去想那些事情,换做我的角度想,你是多么无辜的人,你从小就被利用,就被挟持着,你做的一切,不过是回到属于你的家里,反抗那一切而已。”穆凌绎的心提到了最不安的境地里,他很害怕她会钻牛角尖,然后变得听不进任何人的话,然后会哀怨起自身的存在来。

    武宇瀚在穆凌绎话落之后,极快的学着他的口吻,去否定颜乐的自我否认。

    “灵惜,在大哥看来,所有的事情都是大哥的错,是大哥没保护好你,没保护霆漠,让弟弟妹妹都被迫害,都遭遇了不幸,所有的事情,都该怪大哥。”他想让她懂得,她觉得是自己的错,自己亦会觉得是自己的错,这是人正常的心理。但这不是她否认她存在在这个世上的理由。

    而从入门之后,就一直沉默的梁启珩,终于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