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机甲定制大师 >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八章 酆都
    嗡~~

    嗡鸣之音密集而暴虐,若龙吟深涧,似风唳九霄,更好像击穿了在场众人的耳膜,回荡于五脏六腑之内,千回百转。

    众人纷纷捂胸,面露惊悸。

    此刻,他们胸口发闷,呼吸困难,因血肉脏腑竟都生出共鸣,震得生疼。

    沓!

    星尘的右足重踏地面,伴随着大地摇颤,其躯挟激荡音爆奔腾而出,右拳笔直向前,并无任何花俏,仅是一记简洁明了的直拳。

    招式至简,但这一拳却是快逾惊鸿,而声势气象更若山崩海啸,摧枯拉朽!

    咚!

    击鼓般的闷响炸裂,黑无常双脚离地,倒飞而起。

    倒飞途中,其胸口浮现一个深深拳印,而转瞬间,拳印外显现数道同心圆环,一环套着一环,而每一环都直径暴涨,直至覆盖了整架机体!

    喀!喀!喀!

    绵绵脆响中,黑无常胸口连续塌陷,而那同心圆环似乎成了盆地的等高线,将其机体突兀地割裂,机体前侧完全凹塌!

    “喝!”

    星尘猝然而停,立定于黑无常面前,顺势一记横扫,将其头颅击飞,撞穿一架临近机甲的胸腹,嵌入墙壁。

    “你娘!”阴暗小室内,胖子发出歇斯底里的咆哮,“这,这是什么人?”

    “没办法了,先撤退。”高瘦男子面有不甘,但他清楚事不可为,当即做出决断。

    嗖!

    白无常毫无迟疑,猛地转身,就要离开。

    “想走?逃得了么?”

    这时,却又两架机甲在后拦截,挡在其面前。

    两架机甲并非禁卫机甲,而是两名军官就地寻找的机甲,他们虽对机甲性能不熟,但毕竟都是身经百战的机师,很快就上手了。

    两人的计划,本是自后方偷袭和围堵,合击黑白无常。

    他们却没料到,星尘战力这般强悍,仅仅几招,就解决了黑无常,吓退白无常。

    这样一来,围堵就成了拦截。

    “哼!想挡我?不自量力!”高瘦男子冷笑一声,低语道,“让你们瞧瞧,何谓真正的——鬼步!”

    嗡!

    白无常足下诡谲,身形摇曳似魍魉,两人甚至都没看清发生了什么,只觉眼前一花,白无常已掠于身后。

    “都让开!”

    这时,赵潜的暴喝声在两人耳畔响起。

    两人同时一个激灵,如同自然反应,下意识地驾驶机甲避闪。

    才刚闪开,一团模糊暗影直行疾掠,裹卷着暴虐风雷浩荡而过,仅是余势,已将两架机甲掀翻在地,狼狈不堪。

    “——撼天柱!”其中一人惊声道,“但是,怎么会……”

    沓!沓!沓!

    星尘大步奔腾,身形稍稍前倾,以右肩为抵,似牦牛冲撞山岳,赫然正是——“撼天柱”。

    但这一式,和普通的撼天柱已是天壤之别。

    星尘疾驰前冲,周身无数残影滋生,自机体冒出,又隐没于机体,生灭轮转间,依稀聚拢为一个黑色球体,声势赫奕,气象磅礴。

    这正是——震颤!

    此刻的星尘,如同一颗出膛后兀自颤动的炮弹,暴虐杀意扶摇直上!

    不止如此,于球体之外,那向外延展的震颤已撕裂虚空,形成玻璃碎片般的裂纹。

    “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高瘦男子尖叫,怒骂连连。

    白无常鬼步摇曳,忽左忽右,想要借此躲避,却发现根本做不到!

    星尘冲势狂烈,进击如龙,狂猛震颤更将杀伤范围扩充了三倍有余,任其如何闪转腾挪,也只是徒劳。

    黑色球体冲撞,好似历史的车轮碾过,无法闪躲,也无从抵御!

    轰!

    碎片飞溅,好似一场大型爆炸上演,无数零件四散,嵌入地板、墙壁和穹顶,深深陷入其内。

    星尘重新站定,不动如山。

    它的身后,白无常仅余半截小腿,其余部分已化为历史尘埃。

    “强啊!真强!”

    “这,这是什么技术?”

    “这一届展览,还真是卧虎藏龙……”

    ……

    直至此刻,才有惊呼声四下响起,种种情绪找到宣泄口,汹涌而出。

    沓!沓!沓!

    紧接着,杂沓脚步四起,一架架空流自四面八方涌入,控制整个会场。

    “诸位贵宾,请站在原地,不要随意走动。”

    他们都不清楚状况,没头苍蝇般地乱窜。

    赵潜则成了重点排查对象,被数架荷枪实弹的空流锁定,严禁任何动作。

    毕竟,他身外的虚拟驾驶舱过于张扬,想低调都不行。

    “别用枪指着他!”姜宛凝见状大怒,满脸不忿道,“那两个暗杀者已经被解决了,是他干掉了那两架机甲,救了所有人。”

    “很抱歉,”嘴上说着抱歉,那名机师语气拒人千里,一幅公事公办的模样,“这是职责所在,一旦确认他没有问题,我们立刻放人。”

    姜宛凝哼了一声,满脸无奈。

    赵潜倒是淡定,好心提醒道:“那两架机甲是远程遥控的,通过电磁波通讯,操纵者应当还在近处……你们立刻排查信号基站,说不准能抓到他们。”

    “你说的,我们会去核实。”

    回答他的,依旧是敷衍的官方说辞。

    “这里用不着你们,照他说的做!”这时,一道不怒自威的声音响起,竟是霍驱驰走了过来。

    “是!”

    “是!”

    霍驱驰发话,众人的语气立刻不同,恭敬而有力。

    “霍元帅,好久不见。”赵潜赶忙屈身行礼。

    姜宛凝则挺腰抬头,行了个军礼。

    “赵潜,谢谢你,”霍驱驰摆了摆手,示意不必拘束,笑着道,“要不是你这半路杀出的程咬金,我可能交代在这了。”

    “只是一点微不足道的贡献,”赵潜谦虚道,“两个小毛贼罢了,就是没有我,也奈何不了元帅您的。”

    “你小子,若太过谦虚,那可就是虚伪了。”霍驱驰哑然失笑,看了一眼四周,又意味深长道,“我发现,不管现场是什么‘戏’,一旦有你出现,最后都成了你的独角戏……”

    赵潜闻言苦笑,挠了挠头,却并不答话。

    他清楚,自己现在太出风头,还是低调些,不说话比较好。

    ……

    几天后。

    “抓到了一个!”电话中,姜宛凝拔高音调,语气兴奋道,“哼哼,这一次,有些人要倒大霉了……”

    “哦?抓到了?问讯过了么?是些什么人?”赵潜面露疑惑,连连发问,“敢对帝国元帅下手,疯了么?”

    “你还说对了!”姜宛凝柳眉微挑,不屑道,“还真是一群疯子!”

    “疯子?”赵潜摩挲下巴,有些不解。

    “准确点说,是邪教徒。”姜宛凝撇撇嘴。

    “邪教徒?在帝国里,居然还有邪教徒?”赵潜神情错愕,他怎么也想不到,竟是这样的调查结果。

    “若非那人亲口所说,我也不敢相信。”姜宛凝点头,徐徐道,“据那人招供,他们来自一个名为‘酆都灵教’的邪教,这次袭击霍元帅,是作为一次宣告,向整个世界宣告自己的存在。”

    “真的是疯了!”赵潜听得咋舌,“就为了扬名,暗杀帝国元帅?”

    “疯子的逻辑,哪是正常人能想象的?”姜宛凝耸耸肩,忽地面有得意笑容,“这次,姜落穹那一支要倒大霉了!‘勾结邪教徒’算不上,但‘失察’的罪名是肯定逃不掉了。而且,霍元帅门生故吏满天下,少不得找他们的麻烦……”

    “虽然是疯子,但手中掌握的技术可不一般。”赵潜也觉心旷神怡,却不忘正事,“黑白无常身上有多项新技术,虽距离核心科技还很远,但也是一流技术了。一群掌握技术的疯子,造成的灾难可能会更大。”

    “明白。”姜宛凝点头,“放心,我们早已经在暗中搜索了……”

    赵潜忽地表情一动,试探询问道:“有什么进展么?这群疯子在什么地界活动?”

    “暂时没有,还需要时间……”姜宛凝摇摇头,“但听说,酆都灵教的总部藏得极深,普通教徒根本不清楚其位置。”

    ……

    放下电话,赵潜的表情似有所思。

    “大衍,你发现了什么?”他低声询问,“为什么让我询问酆都灵教的位置?”

    刚才,他之所以询问“酆都灵教”,正是大衍械手授意的。

    “酆都灵教这个名字,”大衍械手幽光浮动,情绪似乎相当激动,“让我想到了一件混沌武具。”

    “哦?是什么?”赵潜也来了兴致,追问。

    他很好奇,怎样的混沌武具,竟会令大衍“失态”?

    但大衍械手一句话,却令赵潜也大为失态,勃然变色。

    “那东西,名为酆都。”大衍械手顿了顿,加重语气道,“和‘母皇’女娲,‘军火秘藏’盘古同一级别,号为‘阴曹地府’。”

    “和女娲、盘古同一级别?”赵潜差点惊掉下巴,又道,“大衍,你没说笑?”

    “谁跟你说笑!”大衍械手没好气道,“虽然,它与前两者还有不小差距,但在位阶上,却绝对是同一级别,其中技术比所谓的核心科技都强出百倍!”

    “听口气,你很了解这东西?”赵潜眨眨眼,又问道,“它有什么功能?”

    “两大功能!”大衍械手道,“其一,轮回;其二,生死簿!”

    “轮回?生死簿?”赵潜越听越惊,忙不迭道,“给我具体说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