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大降头师 > 章节目录 第790章 痛苦的答案
    既然只有倪鑫在本地,我们决定先跟他接触。

    在刑警队呆了一夜,第二天一早,秦队让科技队的同僚在我身上安装了隐蔽摄像头后,我们就出发去找倪鑫了,我在单位里见到倪鑫,秦队跟他的队员在单位楼下的车里,通过我身上的摄像头监控着,并且通过通讯器。

    倪鑫坐在独立的办公室里办案,现今四十多岁的他看上去很憔悴,脸色蜡黄,头发花白,哪还有刘金爱说的成熟魅力,分明已经是个半老的中年人了,也许当年的事给了他沉重的心理负担,人一旦背负着压力生活,会老的很快。

    倪鑫抬头问道:“请问你是?”

    我感觉以倪鑫现在的状态根本不需要在弯弯绕了,只要稍微施加下压力,他应该就会崩溃了,我心生一计,说:“倪老师,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却认识你,我是当年育才职业技术学院的一名学生。”

    倪鑫听到这个学校名顿时一愣。

    我继续说:“十年前的国庆假期,因为车票紧张的缘故我没有回老家过节,逗留在了本地,学校关了我没地方去,加上身上又没有钱,但我总要有地方睡觉吧,于是我翻进校园偷摸呆在宿舍里。”

    倪鑫听到我当年逗留在校园内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手上端的茶杯都在颤抖。

    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继续说:“对了倪老师,你知道刘金爱同学吗?”

    当我提到刘金爱的时候,巨大的心理压力让倪鑫浑身发抖,端不住茶杯,“哐当”摔到了地上。

    我故作吃惊:“倪老师,你怎么了?”

    倪鑫哆嗦道:“同学,你到底是谁,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扬起坏笑说:“哦,没什么事,只是最近手头有点紧,知道老师在这里上班管财务,想找老师借点钱花花。”

    塞在耳朵里的通讯器传出了秦队严厉的声音:“罗辉,说话注意分寸,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吗,这是要挟勒索!”

    我懒得搭理秦队,如果不用这种办法倪鑫又怎么可能交待?再说了,要是心里没鬼他不至于这么害怕。

    我摘掉了耳机,说:“倪老师,你借不借啊?”

    倪鑫尴尬陪笑道:“同学,你好莫名其妙,我都不记得有你这么个学生,根本就不认识你,怎么借你钱啊?”

    我变了态度,表情凝重了起来:“那如果我说当年你在操场上做的事我都在宿舍楼里看到了,这个借钱理由够不够?”

    倪鑫倒吸了口凉气,整个人顿时蔫了,靠在椅子上不住的喘气,呼吸紊乱,他哆嗦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我心说都这时候了还要死撑,看样子非要彻底击溃他的心理防线了,我站了起来,猛地拍了桌子,厉声道:“倪老师,你懂我在说什么何必明知故问?刘金爱为什么会失踪,难道要我细说吗?!”

    倪鑫彻底崩溃了,露出哭态,抽泣道:“不想的,我也不想这样的,是她苦苦纠缠我,我才出此下策,但我真的没有杀他,是我前妻,这一切都是我的前妻干的,是她冲动把人给杀了,我只是协助她把尸体弄到操场的坑里啊,我是被动的,这些年我一直活在梦魇之中,每天都做恶梦......。”

    倪鑫的话没说完秦队就带着人冲进来了,倪鑫根本没有反应的机会就被戴上了冰冷的手铐,此时的他反倒平静了下来,说了句:“忘不了,躲不掉,该来的始终要来。”

    倪鑫被带回了刑警队,经过几个小时的审讯,他把什么都交待了,我和秦队通过审讯室的监控知道了一切,秦队吃惊不已的看着我,因为倪鑫交待的案情跟我说的丝毫不差,没有半点出入。

    倪鑫还交待,自从发生这件事后他跟妻子徐美芳的关系一落千丈,他甚至有点害怕妻子了,觉得妻子是个狠角色,想要离婚,但两人的命运被刘金爱的事联系到了一起,离婚很困难,徐美芳当时也很反对。

    不过最终他们还是协议离婚了,徐美芳觉得这么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夫妻双方的感情已经名存实亡了,但她觉得自己帮倪鑫付出了这么多,甚至替他杀了人,需要得到回报,倪鑫最后把房产以及所有存款都给了徐美芳,净身出户,双方还约定把这件事永远藏在心里带进棺材,这婚才算离了。

    离婚后倪鑫通过努力调离了职业技术学院,跟徐美芳也断了联系,只是听说徐美芳协同父母一起迁离了本地,去向不明直至今天。

    事情总算真相大白了,秦队马上向上级汇报结果,发出了通缉令,全力缉拿徐美芳归案!

    倪鑫戴着手铐脚镣从审讯室出来,被带往临时羁押室,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公正审判,在他经过解剖室的时候我找秦队商量了下,让倪鑫进解剖室看下刘金爱的尸骸,秦队犹豫了下答应了。

    解剖室里,倪鑫看着刘金爱的尸骸泣不成声,我将手按在尸骸的头骨上默念了经咒,然后问倪鑫到底有没有爱过刘金爱,倪鑫收了声,茫然的看向角落,苦笑道:“没有,从头到尾都没有爱过,是她自己送上门的,我是一个男人,有这么好的事当然不拒绝了,我只是哄她成为自己的玩具,玩腻了就抛开了,我只是纯粹的内疚害死了人。”

    符螺示警,我的耳朵耳鸣,刘金爱痛苦的悲鸣传进我的耳朵,我真是替刘金爱惋惜,好好的花季女孩为了一个根本不爱自己的人殒命,实在不值得。

    倪鑫恼怒道:“该交待的我都交待了,你们还带我看尸骨干什么,快抓我去坐牢,快判我死刑啊!”

    秦队呵斥倪鑫不要藐视法纪。

    我示意秦队在给我点时间,我要超度刘金爱,秦队不置可否,只是押着倪鑫出了解剖室,把解剖室单独留给了我,这算是答应我了。

    我准备超度刘金爱了,刘金爱在听到倪鑫的话后绝望不已,彻底清醒,反倒平和了,在我的经咒超度下她的怨念也渐渐消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