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个立方体 > 章节目录 359,双英战吕布
    两人拐过一道弯,走过一条小路,来到了一个类似社区小公园的地方,里面有不少的游乐设施和一些长条木椅。但现在时间已经很晚了,小公园内一片冷清,一个人影也没有。

    这正好方便了两人。

    王起拉着何玹,走到一张僻静的,距离路灯较远的一张椅子坐下。

    原本,饱暖思淫0欲的王起喊何玹出来走动消食,目的不过是为了找个机会满足自己心头的那点蠢蠢欲动,被周围一群“骚同事”和“骚上司”影响,带骗的歪心思。

    不过,后来无意中聊到了他去世的父母,王起心头对何玹的那点歪心思便如被扔进冷水去淬火的炽热烙铁,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

    而何玹心头被刘朝霞撩拨起来的某些情丝,也有类似的遭遇。

    此时,当她再看这个让她极具好感,甚至已经莫名的让她感觉有些牵肠挂肚,一日不见便如隔三秋的阳光大男孩,除了好感和牵挂外,另外一种感情,一种类似于母性的柔情开始在她的心间飞速的滋生,最后完全超越了被刘朝霞撩拨起来的那屡隐藏的情丝。

    此时此刻,她已经不再去想那些心烦意乱的东西,她只想更多的了解他,更深入的去关怀他,就这像是她的某种使命跟责任似的。

    这天晚上,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陌生的小公园,两个彼此都有好感的男女,在淡淡的,犹如薄烟一样的夜色中,小声的交谈了很久。

    王起跟何玹谈了更多的有关他父母的事情,他小时候的成绩如何好,高中时如何立大志,要考北大清华,然后高二的时候老天跟他开了一个沉重的玩笑,让他一夜之间,失去了最亲的人,孤独的苟活在人世间,变得消沉,封闭,一蹶不振,犹如行尸走肉,也不再对学习感兴趣。如果不是考大学是父母对他一直的期望,他说不定连商大这个三流院校都不想去念。

    他的话,也完全解释了何玹心头长久以来的疑问,那就是她一直觉得王起的智商和情商都在水准线之上,而且肯吃苦努力,比如对方那异常恐怖的词汇量和对通机产品的熟悉和精通,都是勤奋和努力的表现,这样的一个人,怎么会毕业于江城工商大学那个她完全看不上眼的三流院校?

    现在王起这么一说,她自然一下子就明白了。

    她想,如果换成是她自己,别说三流院校,恐怕专科都考不上,早就被残酷的现实给击垮了!她完全无法想象一个十六七岁,没父没母的男孩,是如何熬过这六七年的!

    而且,对方的性格和天性并没有因此被扭曲,比如变得怨天尤人,自怨自艾,进而对人间、对社会充满恶意和仇恨!

    这些负面的情绪,认识对方几个月来,她一点也没感受到!

    何玹除了倾听王起的故事,她也完全敞开心扉,给王起摆了很多她自己的事情,讲了她的家庭,父母,中学和大学。除了大学时的那次无疾而终的“师生恋”,总体上而言,她的故事乏陈可善,十分的平淡,跟周围大多数人的生活差不多,从小到大,一直顺风顺水,没什么大起大落的人生。

    “对了,王起,有一件事情,尽管你可能会觉得没必要,可笑,甚至感觉多此一举,但我还是想对你申明一下。”夜色下的何玹突然坐直身体,转身,以一种慎重、且严肃的表情看着王起。

    “啥,师姐?呵呵,你的表情好严肃哦,搞得我都有些不习惯了。”王起呵呵一下,看着何玹。

    何玹咬着嘴唇,显然她要说的话让她有些犹豫,但两秒之后,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缓缓的说:

    “我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从无到有,把业绩做到几百万美元,成了很多人嘴里的‘金牌业务员’,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在背后怎么议论我,但我可以拍着自己的胸脯,问心无愧的说,我现在得到的一切,都是我何玹用努力和坚持,辛苦挣来的!我赚的每一分钱,都是干净的!对得起父母,也对得起天地良心!

    “这点,王起,我希望你能知道!”

    王起张了张嘴,完全没想到何玹会跟他说这个!

    他赶忙拉起何玹搁在膝头的手,握在掌心,用力的捏了捏,然后凝视着何玹的脸,道:“师姐,你不用对我说这些的,我相信你。”

    “不!”何玹摇头,“我知道,公司里的很多人,尤其是那些业务没我好,收入没我高的员工,在背后很是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对此,我也不想辩驳,更不想解释!心头阴暗的人,你怎么解释都没用,都会觉得你出卖了什么才得到了现在的一切。

    “但是,王起,对于你,我还是希望给你解释一下,也希望你能够明白……我想……我想给你解释的心情……”何玹柔声道。

    “玹,你管那里loser们的想法作甚?自己问心无愧就好!这个社会上,你根本没办法讨好所有人!无论你怎么做,都有人讨厌,都有人不满!你越优秀,嫉妒,恨你的人就越多!但这些人都是垃圾,你不用去管垃圾的想法的。无视,或者一脚踢开就好!”王起冲何玹道,心头却是又高兴又有些惭愧。

    高兴,是因为不解释的何玹破例对他解释,这说明他在对方心头的地位和分量不一般!

    而惭愧,则是因为对何玹那耀眼的业绩,最开始,他的心头跟很多人一样,也有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疑虑,阴暗的猜想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为外人道的,某种程度上的交易,不然,一个入行一年不到的新人,是很难冲顶,做到月收入过万的。

    当然,这种怀疑,随着对何玹人品和人格的越加了解,慢慢的就淡去了,但无论怎么淡化,总还留了一丝尾巴,直到何玹刚才对他一脸严肃的申明,这个小尾巴,才完全消失不见!

    这也是他惭愧的来源!

    “嗯!我并不在乎其他人的想法,除了……除了你……”何玹小声的道,声音竟是越来越低,而且低下了头。

    王起愣了愣,心头随即被一种欢喜和满足填满。他便干脆伸出一只手,放到女人的腰上,把坐在旁边的何玹朝自己的身边拉。

    何玹的身体先是一僵,但很快柔和了下来,下一刻,便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膀上。

    两人便不说话了,一直静静的坐在椅子上,享受着难得的静谧。

    ————————

    这天晚上,王起和何玹呆到约莫十二点才回酒店。

    坐电梯回房间的时候,何玹很有一种冲动,那就是喊王起去自己的房间“坐坐”,因为刘朝霞不在房间,两人可以在凉爽的空调房内再聊一会儿。

    但她又有些不好意思,同时还有些担心刘朝霞万一没顺利见到她同学,返回酒店房间,她再喊王起上去,刘朝霞看见了王起,那就有点“恐怖”了。

    所以,在王起对她说了晚安,并跨出电梯的轿箱时,心头的那句“上去坐坐”的邀请,她依然没能出口。

    轿厢门关闭,电梯继续上行,不知怎么的,何玹心头便开始有些后悔起来。

    晚上刘朝霞离开前对她说的什么“机会难得”,“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女人也可以逢场作戏”,“小王绝对有料”……之类的“疯言疯语”,像魔咒一样,不停的朝她的脑海里面钻。

    “要不,现在就跟他发个短信?也不邀请他,就说自己今天晚上一个人睡?以那家伙的聪明,肯定会懂得起……”到了自己楼层,朝自己房间走去的何玹心头乱糟糟的想。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两边脸颊,竟然变得像发了40度高烧一样的烫!

    “呀,真的是羞死了!何玹,你是不是一年多没接触男人,就忍不住开始发骚发浪了啊?”双手捧脸的何玹在心头骂了自己一句。

    房间终于到了,何玹用卡划开房门,却发现房间内灯火通明,亮如白昼,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玹妹子,终于回来了嗦?哪去了?嘿嘿,不会真是去跟小王幽会了吧?那为啥子不把他领回房间喃?桀桀,到时候,咱两姐妹来个‘双英战吕布’,直接把小王给‘米西’了,绝对爽翻,巴适得板……哇咔咔……”

    这声音,吓得门口的何玹亡魂皆冒,然后,便是一阵无边的庆幸……

    ——————

    PS:求订阅,大家再不订阅,我真的只有太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