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说 > 仙斋鬼话 > 第454章 深奥无比
    时间转眼过去半年,郑玄一直没有回来,陆九渊也没有回来。

    既然都是地仙,拥有百万年的寿命,也就不在乎几年的时间了。老家伙发一次火,要想平息下来,还要找回面子,总要慢慢来。

    圣碑殿里的人越来越少,连老牌的地仙杨雄也离开了,只剩下谢安和张载还在。

    这年的九月初九,正好是天下大祭的日子。

    这天早上,谢安和张载也出去了,圣碑殿中只剩下桑子明一个人。

    他看看左右无人,迅速取出四块石碑,替换了殿里的石碑,然后欢天喜地的离开了。

    他没有去动最左边的那块石碑,因为一旦动了,很快就会被人发觉。他替换的那四块石碑,都是众人很少去研究的。从外观来说,这些黑色的石碑上,都有着复杂的花纹,如果没有细致的研究,很难辨别其中的区别。

    从这天开始,桑子明便很少再去圣碑殿,因为他用不着再去了。

    他是大司空,这是一个超品的虚职,也用不着每天去上班。

    所以他留在家里,静静的研究这四块新拿到的石碑。

    他发现,这四块石碑中,有三块非常深奥,比以前领悟的石碑深奥许多倍。只有一块稍微简单些,乃是“凤舞九天”心法。另外三块则分别是“混沌神雷”、“诛仙剑阵”和“神阶四艺”。

    此前,桑子明已经学会了五行神雷,分别是青木神雷、赤阳神雷、庚金神雷、癸水神雷和戊土神雷,而这五种看似很厉害的神雷,才只是混沌神雷的基础。

    混沌神雷是春秋老仙最厉害的一门心法,按照石碑上的介绍,每一种五行神雷都有十八阶,而混沌神雷只有五重境界,牵涉到先天五太,太极,太素,太始,太初,太易。如果掌握了六阶的五行神雷,合在一起,能生成第一重混沌神雷,可以战胜所有的金仙;学会十二阶五行神雷,合在一起,能生成二三重混沌神雷,可以战胜所有的仙王;学会十八阶五行神雷,合在一起,能生成四五重混沌神雷,可以纵横天下,战胜所有的仙帝了!

    桑子明只看了这块石碑的说明,就感到震惊不已!后面的内容他根本看不懂!

    他现在功力太浅了,掌握的五行神雷都只是一点皮毛,只有赤阳神雷推升到第四阶,青木神雷在第三阶,其余三种神雷还在第二阶,所有短期内没法修炼这门功夫!

    他将这块石碑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这是仙家至宝,打死也不能还回去!

    第二块石碑乃是“诛仙剑阵”,这也是一门非常厉害的功夫,据说来源于通天教主。通天道人是老一辈的大神,跟三清祖师同一辈的人物,他传下的这门剑阵非常厉害。春秋老仙得到这传承,曾经凭着诛仙剑阵,独立对抗数十位仙帝,绞杀了很多的大人物!

    可是桑子明发现,要想学习“诛仙剑阵”,必须先学会“白帝剑诀”,其中包括种剑、养剑、祭剑、唤剑等法门。他先前已从另外一块石碑中,领悟了“白帝剑诀”,但是并没有学会,才只是入门而已,距离真正掌握还差的远呢!

    因此之故,他将这块石碑也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

    第三块石碑乃是“神级四艺”,说的是修真四艺丹器符阵,如何能晋升到神品!

    看到介绍,桑子明禁不住叹了口气:“唉,我现在只能勉强炼制一阶仙丹,也就是地仙丹,距离九阶仙丹,差了十万八千里!我对炼器、制符、炼阵的理解更浅薄,连仙品都难企及,更别提神阶了!”

    但是不可否认,这也是一块价值连城的石碑!

    桑子明心想:“怪不得这几块石碑,摆在殿中无人问津,连我这掌握了四万多仙文的人都看不懂,那些老家伙又怎么能研究明白呢?”

    他将这块石碑也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他心想:“这也是宝贝,打死也不能交出去!”

    至于说剩下的一块石碑“凤舞九天”,乃是一种控火的法门,能够将仙火骤然炸开,笼罩很大一片区域,这门功夫倒是可以修炼。

    桑子明准备等莲香出关以后,将“凤舞九天”心法跟她分享。莲香乃是纯粹的火修,学会这门功法之后,将会如虎添翼。

    郑玄平白无故的生了一场闷气,直到三年之后,才又重新回到圣碑殿。

    但是他回来的第一天,就对众人扬言,不想看到桑子明!说是一看到桑子明就生气!

    其实他真正生气的对象乃是陆九渊,可是要想破解石碑,偏又离不了陆九渊的“明心见性”,所以便将一腔愤怒火,发在桑子明身上。

    于是乎,桑子明“很自觉”的待在家里,也不去凑那个热闹了。

    众人重新聚集到圣碑殿,继续研究那些仙文。他们看不到桑子明,还以为年轻人很有自知之明呢,哪里晓得人家已经偷偷替换了石碑!

    蔡京劝道:“郑公,你何必跟年轻人一般见识?放他一马不行吗?”

    郑玄重重的哼了一声,道:“这小子有问题!一个人垄断了大道丹和地仙丹,完全脱离了儒门的掌控。这是从来没有的事!你想想王好古,他炼出的丹药,基本上都上交给儒门了,自己留下来的很少。可是桑子明呢?他炼出的丹药,只知道自己往外卖,什么时候主动上交给仙文阁?这样一来,整个儒门,无数的修士,都要看他的脸色,这真是岂有此理!”

    蔡京咂咂嘴,笑道:“郑公,这里面是有区别的。王好古炼制丹药,所有的灵草药材,都是由儒门提供的。而桑子明炼丹的材料,是他自己弄来的。”

    郑玄瞪他一眼:“这就更奇怪了,他一个年轻人,怎么弄到那么多万年灵草?还有那仙品辰砂,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断货了呢?”

    蔡京两手一摊:“这谁知道啊?或许陆先生知道内情?”

    陆九渊待在另外一侧,根本就不理他们。

    还是杨雄忍不住了,问道:“陆先生,你是否知道,桑子明如何炼出的丹药?”

    陆九渊这才回答:“我那弟子,乃是炼丹的不世奇才!现如今,他一炉大道丹,能炼出八颗;一炉地仙丹,也能炼出四五颗!岂是王好古那样的半吊子丹师能比的?”

    众人闻言,都禁不住感到震惊。

    “哇,那可是了不得!怪不得桑子明被人尊为丹王!”

    “他小小年纪,怎么这么厉害?”

    “我听说,王好古炼制地仙丹成功率很低,有时候两三炉丹药,才能炼出一颗。”

    “桑子明这年轻人非比等闲!我记得火祭的祭坛,也是他献上来的!对吧?他还帮人鉴定星陨!更是罕见的丹师!不到两千岁,就已经是合道修士了!呵呵,简直是无所不能啊!”

    郑玄却跺了一下脚,怒道:“这不合情理!只有妖孽才能够做到这种事。再者说,我们儒家弟子,讲究‘文拙进’、‘道以拙成’,哪有这样锋芒毕露的?”

    他却不知道,桑子明领悟了春秋老仙留下的石碑,已经尽力在韬光养晦了,可是他光芒四射,怎么压都压不住啊!

    郑玄又道:“依我看,桑子明并不是儒门弟子,他可能是披着儒门的外衣,混进来的邪魔外道。他对儒门缺乏忠诚,要不然,为何不将丹药主动拿出来,交给仙文阁来处理?”

    陆九渊闻言大怒:“郑先生,你已经逼着桑子明献出了祭坛,还要怎样啊?桑子明乃是状元出身,掌握了心学,是我的衣钵弟子,怎么成邪魔外道了?”

    郑玄道:“哼!你看看,这殿中总共有十一块石碑,其中六块模糊不清,这是被人偷偷领悟了!到底是谁领悟了石碑?为什么不敢说出来?这么多年来,我查得仔仔细细,拷问了很多人,越来越怀疑桑子明!”

    陆九渊道:“胡说八道!你当年将石碑摆在外面,召集所有的状元前来,那时候桑子明才多少岁?他还是金丹真人呢,连五百岁都没有,怎么能领悟碑文?”

    郑玄道:“可是这些碑文,偏偏被人偷偷领悟了!”

    “那也不能怪到我徒弟身上!你门下三千弟子?每一个都查清楚了?”

    “哼!反正不管怎样,我已经放出话来,不喜欢桑子明,不准他再来圣碑殿!他要是再来,我就永远退出这里!哼哼,除非我成了灵仙,白日飞升,离开黄昏界,那我就管不着了。”

    陆九渊也不想跟对方撕扯下去。他心里很清楚,桑子明已经到了合道巅峰,距离地仙不远了。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桑子明的功力,就超过了郑玄,到时候再看这老家伙有什么话说。

    老实讲,陆九渊已经从兄长那里获知,桑子明从象山书院取走了三块石碑,但他懒得追究,因为在圣碑殿中就有五块清晰的石碑,他连第一块石碑都弄不明白,又怎么会追问那些石碑呢?只有在领悟了眼前这五块石碑之后,他才会追问那三块石碑的事。毕竟,当年桑子明不是白白拿走了石碑,而是帮了陆九龄和陆九韶,用祭坛换走了石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