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少女骑士零 > 第392章 费尔顿的恶行
    一连休整了五天后,大家才缓过来,重伤员们也能走路了。

    于是大家沿着西海岸,一路走到了克曼加王国的海港:多伦思港。

    途中,他们还乘坐了教主修的铁路。

    那些负责开火车的人类在被他们暴揍了一顿后,全都变得毕恭毕敬,以五星级待遇将他们送到了多伦思,之后惨遭费尔顿恩将仇报,将他们一一灭口。

    刚到港口,就发现那里停留着一批人类,大约二三十人,全都被绳子捆着,除了两三个男人外其他都是女人。

    从他们的衣着和体型看,应该不是养殖人类。

    港口的人类头目还不知道教主已经挂了,看到沧零他们时以为是教主派过来的人,还大声怒斥他们怎么来的这么晚。

    等到看清他们是谁后,头目吓得屁滚尿流,刚想逃跑就被菲比一箭射穿了肛门。

    一番审问后,对方供称这些人类是教主跟西芙莉买的,刚刚送到还没来得及运上火车。

    处死头目后,沃尔夫走到了奴隶们跟前。

    这批奴隶饿了好几天了,个个都怏怏的,但眼睛还很锐利,带着不甘和警惕,不像养殖人类那么麻木。

    “队长,我们要不要把他们带回去?”沧零问道。

    “这些人都是死刑犯,带回去也难逃一死吧?”菲比说道。

    “要不问问他们的意见?”沧零建议道。

    沃尔夫扫视了一遍奴隶,他们大多很年轻,有些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

    “听着,现在塞哈维的夜魔头领已经死了,你们有两个选择:一是留在这里,二是跟我们回去。给你们三分钟时间讨论。”

    “你们是谁?”一名少女怯生生地问。

    “我们是骑士团的。”沧零答道。

    “不用三分钟。”这时一名男子发话了,“我不会回星海的。”

    “虽然塞哈维的夜魔头领已死,但仍有大量夜魔生存,你们留在这里会很危险。”沧零好心地提醒。

    “回去还不是一样会死?”男子冷笑了一声。

    “当然不会,我们会把你们带回境内。”

    “然后再把我们送给西芙莉?”男子的脸上露出了愤怒的表情,“当初就是你们把我们送出去的,现在别假惺惺的装好人!”

    “你说的是白银骑士团吧?我们是飓风。”

    “所有骑士都是一丘之貉,比起夜魔,我更不相信你们!”

    “算了班长,他们不愿走就随他们去吧!反正留在边境地区的话,也还是比较安全的。”莱恩劝道。

    “那好吧。”沧零没有再坚持。

    大家看了那些奴隶一眼,一起转身走向码头。

    刚走出十来米,费尔顿停了下来:“等等。这些人留在这里会有隐患。”

    听到他的话,沃尔夫也停了下来。

    “万一这些人中隐藏着教主一样的人,那么以后一定会成为星海的心腹大患。”费尔顿说道。

    “您的意思是?”沧零隐约猜到了费尔顿的意图。

    “我要杀了他们,以绝后患。”费尔顿拔出了剑。

    “费尔顿队长,他们都是手无寸铁的平民啊!”迪亚哥慌忙阻止。

    “教主曾经也是手无寸铁的平民。”费尔顿面无表情地说。

    “费尔顿队长,这些人都是奴隶出身的死刑犯,跟逃难过来的教主不一样,他们纵使有那个心也没有那种能耐。”莱恩也跟着劝说。

    “不行,星海目前禁不起任何风险,我们不能在对付西芙莉和哈迪的同时,还要提防南边的敌患。”

    “队长……”迪亚哥向沃尔夫和沧零投去了求助的眼神。

    在场的其他人,除了迦梨和安东外,也都露出了不忍的表情。

    “你们不愿意出手,就交给我好了。”费尔顿持剑向奴隶们走了过去。

    “队长!”迪亚哥慌忙拉住了沃尔夫的胳膊。

    然而,沃尔夫一言不发,也没有阻止费尔顿。

    “你要干什么?”先前发话的男子慌了,“你不会是想要杀我们吧?”

    “恭喜你,答对了。”费尔顿走到第一个人跟前举起了剑。

    那个人吓坏了,他恐惧地看着费尔顿,浑身颤抖。

    “你不能这样做!屠杀没有反抗能力的平民是违反骑士守则的!”男子忙喊道。

    费尔顿没搭理他,一剑砍断了面前奴隶的脖子。

    “你这混蛋!你还有人性吗?竟然对平民下手!你简直连夜魔都不如,你就是个畜生!”男子猛地扑向费尔顿,张开嘴巴死死咬住了他的手腕。

    费尔顿一脸淡定地掐住男子的脖子,稍一用力,男子的下巴就掉了下来,紧咬的嘴巴也放开了。

    “想想吧!如果你杀了我们,你的同伴会如何看待你,别人又会怎样看待你……你会一辈子背负着屠杀平民的污点……”男子艰难地说道。

    “你搞错了一件事。”费尔顿将男子举了起来,“那就是别人怎么看待我,我根本不在乎。”

    说完,费尔顿用力一握,男子的脖子顿时被勒断了。

    很快,后面响起了奴隶们接二连三的惨叫,以及四处逃窜的声音。

    听到这些惨叫,大家心里都很不是滋味。

    毕竟这些人都是平民,不是夜魔,而且他们根本没犯任何错。

    几分钟后,叫声停止了。

    费尔顿将现场检查了一遍,把没有尸首分离的全都补了一剑,然后才提着血淋淋的剑走了回来。

    迪亚哥哭了,但是他不敢指责费尔顿,只能不断的抽噎着。

    夏琳也哭了,她不由自主想到了马丁。

    马丁为了保护他们付出了生命,而死里逃生的他们却做出了屠杀平民的恶行。

    “我们究竟是为了什么而战啊?”莱恩低声说了一句。

    安东想说什么,但张了张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队长,我们帮他们下葬吧。”沧零回头看了眼满地的尸体说道。

    沃尔夫没说话,他点了点头。

    于是,众人齐心合力,将所有奴隶的尸体全部集中到了一起,然后埋葬起来。

    “对不起,没能保护你们。”迪亚哥哭着摘了一大捧野花放到他们的坟前。

    大家在坟前默哀了很久,沃尔夫没有催促他们,但他也没有到坟前来。

    之后,大家找到了教主的船,顺着洋流从西海岸回到了星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