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无敌天子 > 285.刑天刀歌,栽赃嫁祸(1/3)
    “三道玄法,刑天刀歌。

    此法虽然只是三道,但三种玄道却似乎很是特殊,与兄弟这夜魔玄典刚好相得益彰。”

    “怎么说?”

    “这刑天刀歌三道其一,据说可以让修炼者即便身体被砍成两半,依然可以存活。

    比如砍了头,修炼者可以选择存活在这颗头里,还是存活在躯体里。

    如果选择了后者,那么这无头躯体如果再被砍成两半,修炼者依然可以选择,存活在左一半身体,还是右一半身体。

    能存活多少次,老夫并不知道,但据说是极多的...”

    夏极思索着。

    这《刑天刀歌》确实是极配自己的血肉复苏。

    这样一来,无论自己分裂成什么模样,至少都可以完整的保持一个“主体”意识。

    熔皇继续道:“其余两道我倒是不清楚...这门玄法据说原是魔胡的镇国玄法之一,之后失踪了,而近两年老夫得到消息,说是在魔胡与赵国的边境出没。

    我看兄弟正是要去此地,也许正是此物与你有缘呢?”

    ...

    ...

    数日之后。

    夏极裹着一层暗金色,点缀着羽毛纹理的袍子,腰间象征性地配了一把长刀,走下覆雪的石阶。

    身后两女则是已经“升级”完毕,并于昨晚研究出了如何寻找“海市蜃楼”的方法,以进入不归海,此时正紧紧跟随在他身后。

    熔皇站在九鼎宫前。

    他身后弟子撑着一把把金伞。

    大雪飘零。

    此时是送别。

    夏极转身向宫门前的白发金甲男子抱了抱拳,然后不再犹豫,与金曜和姑摇花顺着石阶,渐行渐远。

    赢愚目送他远去,也不撑伞,也不运玄法。

    大雪白了他本就白着的头发。

    无忌死去,无忧背叛,紫熏死于自己之手,如今这兄弟也走了。

    熔皇只觉心底凄凉之感复苏,充斥心头。

    “也许...是时候卸下重担,去追寻宗动之境了。”

    他仰头看着彤云密布的天。

    天空下。

    夏极与两女才走出九鼎宫,正准备抓着两女“起飞”。

    但猛然眉头动了动。

    林子周围的树木上,积雪被抖落。

    脚步声响起,而且也靠近了。

    夏极转头,视线里,一道道黑影从树林剑走出,竟呈包围之状把他困在了中间。

    白昼里,这些黑影的样子逐渐清晰,是抱着长剑的剑客,有老有少,但目光都笔直盯着夏极,很是不善。

    为首的一名是玄衣老者,老者左脸刺着苍龙图案,他握了握长剑,淡淡道:“你终于走出九鼎宫,可让我们好等。”

    “你在宫中时,我们看着熔皇的面子,而不出手,也不去问罪。

    但现在,我们无需顾及了。”

    夏极也不急着走,他不习惯留下尾巴不清理。

    他只是有点好奇:“什么罪?”

    另一名气质冷冽,眉宇扬起之间带着傲气的少年剑客道:“我世家家主三公子被你虐杀,但三公子本就不擅武功,所以才横尸在外。”

    夏极愕然:“请问你家三公子怎么称呼?”

    那玄衣老者道:“你竟然敢对我卫家出手,怎么,敢做不敢当吗?”

    夏极彻底楞了:“卫...卫家?”

    玄衣老者却已经失去了和他继续交谈的耐心,右手一挥,冷哼道:“此子手段残忍无比,怕是熔皇也被他蒙蔽了,拿下他,带回去血祭,为三公子报仇!!!这两名女子也一并带回去卖了青楼!”

    话音刚落。

    他周围的十多道影子就扑了出去。

    一声声剑吟响起。

    寒光在大雪里化作一个迅速紧箍的亮环。

    夏极随意的捏着腰间的刀,拔刀,刀随周身,斩出大半个圆,刀气扩散如电,同时看也不看,就回刀入鞘。

    这一切的动作完成在一念之间。

    然后,出现了无比血腥的一幕。

    那十多道影子全部被腰斩,而下半截身顿时扑倒在雪地,上半截身因为惯性还往前扑出数米才滚落在积雪里。

    来人还没死绝,而雪水从被斩裂的躯体进入五脏六腑,那种痛苦,比在地狱毫不了多少。

    惨嚎声里,只有那为首的玄衣老者还站着。

    愣着。

    他还没反应过来。

    夏极一步闪到他身侧轻声道:“说清楚,哪个卫家?”

    玄衣老者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自己等人平日里在江湖中可是被吹捧的很厉害啊。

    而自己...据周围人说,只是比熔皇差了一筹而已。

    这...

    这怎么可能?

    他无法置信。

    可是周围的痛苦哀嚎声,却是在提醒着他,这一切是真的,不是梦。

    耳边传来温和的声音。

    “我耐心有限。”

    玄衣老者顿时道:“你...你杀了我卫家三公子卫子益,害的我卫家大公子卫子卓也失踪,我卫家也算是皇亲国戚,你...你好大的胆子啊!!”

    嘭!!

    话音说话,这玄衣老者的七窍已经喷出血雾。

    夏极站在雪地上。

    所有的尸体都在迅速干瘪,而窜起的血和落下的雪交融,形成一股血腥的美。

    夏极在思索。

    特么的,卫子益是谁?

    卫子卓又是谁?

    这卫家又是什么?

    想了片刻,还是无法想起来。

    “算了,不想了,赶路要紧。”

    夏极抓着没等多久的两女道:“护住身体。”

    金曜和姑摇花已经是熟门熟路了,急忙闭起美目,运气护身。

    轰!!

    夏极一步踏出,大地如是被流星砸落。

    大雪,泥石漫天飞溅。

    一颗根本无法被任何雪花窜入的“真气之球”向着西北方向,如狂风而去。

    才走没多久。

    原地。

    林子边缘缓缓走出一个妩媚的影子,这影子带着遮面的黑纱斗笠,所以不辨面容。

    低头,目光扫过那些尸体。

    这影子不禁甜甜地笑了起来。

    向着远处,遥遥抱拳,道了声“谢谢啦”。

    风掀开半边黑纱,露出一张美艳如天女的脸庞。

    这神秘女子看完之后,又是拍了拍手,顿时一群黑影从远处奔来。

    这群黑影专业的很。

    很快就把地上死了的十多名卫家人的死状做了修改。

    改成了如被熔化了的死状。

    而这群黑影在忙东忙西的时候,神秘女子已经消失了。

    她做完安排就会立刻离开,从不会留在现场...

    因为,她坚信着“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她这样的恶人,如果要活上万万年,那就一定要十万分的小心才是。

    ...

    十多日后。

    三道身影出现在了魔胡与赵国边境。

    。乐文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