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超级电信帝国 > 第1065章;孤身探险
    姜新圩说道:“为什么就一定要把敌人消灭干净,我们的任务不是只需要消灭敌人的首领吗?只要发现他们,我一颗手雷就能将干掉!请问,谁比我更合适,你们能将手雷扔到一百二十米以外吗?”

    毛蚯蚓苦笑道:“问题是你一个人怎么找到他们首领所在的位置?多一个人不多一份力量吗?”

    姜新圩说道:“多一个人同样多一份暴露的危险!而且,我认为与其让做没把握且非常危险的进攻,还不如让我一个人悄悄地进去。这样目标小,或许能在不惊动敌人的情况下完成任务。就算我暴露,我也比你们任何人有本事逃跑。”

    听了他的分析,文念戈点头认可道:“如果想偷袭成功,还真没有比隔壁老王更合适的。他力气大、反应快,速度更无人能比,对危险也很敏感,只有他潜入进去,敌人发现的概率才最小。问题是……”

    姜新圩打断他的话说道:“只要比其他人多一些优势,你们就应该派我去。如果你们非要选一个方方面面都很牛的人,我敢肯定,这里没有这种人。……,另外,我们必须抓紧时间,现在血怖首领们已经知道我们来了,他们已经受到了惊吓,如果我们的动作不快,说不定他们就跑了。……,茅狗,当机立断吧!”

    文念戈抿了一下嘴,说道:“好!今晚就请你去歼灭血怖首领。我和毛蚯蚓作为第一接应梯队。其他人在村子外面做第二梯队,必须严保我们的后路不被敌人阻断。我们三人先后,铁牛,剩下的人员你指挥,我们在村头等你们汇合。”

    说完,他就动身。

    姜新圩没有想到文念戈说干就干,动作这么快,但他也马上动身,跟在文念戈和毛蚯蚓的后面。

    不久,三人又悄悄地回到了村子附近。

    文念戈指着远处的村子出入口对姜新圩说道:“我们两个就埋伏在村子口接应,如果你遇到危险马上撤退。我们会拼死保护你。”

    姜新圩点了点头,看到前面有一丛灌木,他就笔直冲了过去。

    趴在灌木丛里,他借助村子里透露出来的灯光,很快找到了一条接近村子的路径:排水沟!

    这条几乎被杂草遮盖的排水沟从村子里面一直延伸到村子外面,正好离灌木丛不远,借助它,他完全可以接近村子。

    在茅狗(文念戈)、毛蚯蚓惊讶的目光中,姜新圩兔起鹘落,很快就顺着那条排水沟冲去了五十多米远。

    看着他这么明目张胆的奔跑,茅狗、毛蚯蚓两人的心脏都提到嗓子眼,真想大声怒骂他,告诉他不要这么乱来,这简直就是送死。

    可是,他们不敢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姜新圩继续奔跑。

    突然,姜新圩收住了脚步,人迅速滚倒在地,在伏在排水沟中。

    很快,远处村子里出来一个小班的巡逻队,他们的手电光朝着姜新圩卧倒的地方扫了又扫,接着去了另一个方向。

    茅狗目瞪口呆。

    毛蚯蚓低声问道:“头,这小子是不是会遮眼法?刚才他那么跑,敌人怎么就没有看见他?”

    文念戈也是满脑子的雾水,但说道:“不可能。他会狗屁遮眼法。如果会遮眼法,我们刚才怎么看的清清楚楚?”

    毛蚯蚓又问道:“他到达是艺高人胆大,还是纯粹是一个二百五,可运气怎么就这么好?愣是没有敌人发现他。”

    文念戈说道:“谁知道。……,这家伙身上可能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或许他有一种天生的对危险的敏感性。”

    毛蚯蚓笑道:“如果他真有我们不知道的秘密就好了,今后我们完成任务就轻松多了。……,头,你看,他又动了!啊——。他又在那里猛跑!……,不见了!”

    怪不得文念戈他们惊讶,姜新圩在敌人防守的地方你这么肆无忌惮地猛跑,确实有点逆天。他们不知道姜新圩其实是在赌,赌敌人现在粗心大意,赌敌人在失败之后还来不及组织好完备的警戒线。

    况且,在他看来自己动作快的话,敌人就算发现也来不及偷袭,最多就是慌忙大叫慌忙开枪,到时候自己返身逃跑就是。

    如果文念戈知道姜新圩内心的想法,绝对会气得肚子都会爆炸。

    不得不说姜新圩的运气还是不错的,失败的敌人还真的来不及布置警戒线,他们还在慌乱中,只来得及在主要路口设置岗哨。

    很快,姜新圩就潜伏到了村子里。他发现村子里面与外面截然不同,这里到处都是人,防守也非常严格:有暗哨,有明哨,有巡逻的,有休息的,有睡觉的村民,也有查岗的军官。

    看得有一小队巡逻的武装人员过来,姜新圩立即往右边一跃,双手抱着一棵水桶粗的树爬了上去,一直爬到树冠里,然后安坐在树杈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下面。

    巡逻队在这里转弯,去了另一个方向,姜新圩就悄无声息地溜了下面,小跑着冲进不远处的一个小院子,再趴在这个院子的围墙边,手脚并用往前爬了几米,伸手对着一个黑影的见他拍了拍,问道:“发现敌人没有?”

    黑影吓得一哆嗦,脱口回答:“没有,一切正常。”

    姜新圩哦了一声,猛地伸出右手,一把抓住对方的喉咙,五指稍微用力一搓。

    只听几声轻微的脆响,这个倒霉的暗哨一下就瞪大了眼睛,喉咙处发出轻微汩汩的声响,接着全身抽搐几下,就此死去。

    姜新圩默默地站起来,蹑手蹑脚地走到房子的窗户边,用暗劲一推,窗户吱呀一声开了。他轻轻地跳了进去。

    房子里睡了五个武装人员,正打着呼噜,对从窗外进来的人毫无察觉。

    姜新圩用匕首将他们五人一一朝太阳穴上插上一刀,收了他们放在墙壁边的枪支弹药。

    打开这间房子的门,飘出一股浓郁的血腥味,但没有人闻到。

    姜新圩从打开的门出去,一下就到了村子的主道上。他先躲藏在房子前面的一棵大树旁,看着刚才那一小队巡逻队正好折转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