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灵之归处 > 第六十三章 叶晓薇死了
    “哦哦,来了。”管大柱一边应着,一边走到沙文清的边上,陪着笑脸商量,“表弟,你看我这结婚呢,你能不能……”

    沙文清“哈哈”笑着打断:“不能,你可别想叫我替你结婚,洞房的话,要是表哥不行,我倒是可以代劳,哈哈哈……”

    他的玩笑话,惹得后面几人哄堂大笑,管大柱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笑得特别难堪。

    叶晓薇恼恨地瞪了自己男人一眼,心里埋怨他太没用了。

    沙文清摸着下巴,盯着叶晓薇美丽的侧脸看了一会儿,微微一挑眉,嘴角闪过一抹阴险的笑。

    他转过身子,伸手在管大柱肩膀拍了拍:“表哥,能娶到这么俊的媳妇,好福气啊,可得好好疼着,不然多的是男人帮你疼。”

    见沙文清这是打算放过他的意思,管大柱连忙应着:“是是是。”

    人群中某个好事的人,又接了一句:“大柱,是什么啊?是说你好福气呢,还是说你希望别人帮你疼媳妇啊?哈哈哈……”

    身后又是一阵哄堂大笑,管大柱什么都顾不上,钻进车里,抱起叶晓薇就下了车。

    这段插曲,除了让叶晓薇觉得自己男人太懦弱,也没放在心上。她不想因为几个人渣,而毁了自己婚礼的美好记忆。

    可她万万没想到,这场闹剧只是噩梦的开始……

    三天后的早晨,我正哈欠连天地摆着算命摊,就听到一个杀猪般的叫声,从大门口飘进来。

    “春绿大师,快救命啊!”

    一个穿着牛仔服的男人,从门口跑进来,眼神没瞅准,被门槛绊了一跤,直接摔趴在我跟前。

    我急忙蹦着往旁边一闪,我可受不起他这五体投地的大礼。

    “无量寿福!”我左手结法印,唱诵一声,然后垂首看着地上的男人,淡声道,“施主如此大礼,折煞本仙姑了。”

    “小黎,是我。”男人抬起满是尘土的脸,吐了两下嘴里的灰,苦巴巴看着我。

    “你?”我微弯着腰,仔细辨认了一会,才认出来,“你是大川啊!”

    “是我。”大川一边点头,一边从地上爬起来。

    我双手抱胸,瞅着他坏笑道:“你一大早叫得跟死了人似的,不会是你的麻生女神又回来找你,让你夜夜做新郎了吧?”

    “不,不是。上次,还要多谢小黎救命之恩,那鬼东西没再缠着我了。”大川尴尬地红了脸,忙冲我作揖。

    我对他摆摆手:“行了,甭客气了,咱们也算是一起看过那啥的观友了。”

    “这话,可不敢再说……”大川伸手想来捂我的嘴,又怕冒犯我,手就尴尬地悬着,满是懊恼地皱巴着脸,“小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可别再提这事了,要是被春绿大师知道,一定揍得我妈都不认识我。”

    “哎呦,你是什么好货,你妈非得认识你。”我翻了个白眼,一甩道袍就端坐在凳子上,指了指面前的凳子,示意他坐下:“说吧,这次又犯了什么事,要找我救命。”

    “大川,本仙姑丑话说前头,虽说我们是熟人,可还得按照规矩来。”

    说完,我笑着冲他抬起右手,拇指在中指和食指上搓了搓,意思是钱不能少。

    “不是我,是晓薇出事了。”大川皱着脸看着我,目光四下搜索着,焦急地问,“春绿大师呢,叶老板叫我赶紧找春绿大师去一趟。”

    找我大师兄,不会是附胎的猛鬼没除利索吧?

    我盯着大川,急声问:“晓薇姐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满脸的愁苦,嘴唇哆嗦着,看到他不吱声,我心里急得不行,站起身一把揪住他的领口,恶狠狠逼问:“快他么告诉我,不然我叫我大师兄打死你。”

    大川没有推开我,抬起头眼底涌起了悲伤,声音都哽咽了:“晓薇,她……她死了。”

    我楞了一下,随后只觉得胸间的火烧似的一阵疼。

    “不可能,你——骗——我——!”我大吼一声,用尽全力一推,大川踉跄着后几步,差点被我推倒。

    “我没骗你。今天三朝回门,晓薇没回来,是管大柱一个人回来的。我本来想上门讨喜糖吃的,就听到管大柱对着叶伯伯哭嚎着说……说晓薇没了。叶伯伯一下子就瘫倒在地,叫我赶紧来找春绿大师……”

    “那天我看到她高高兴兴出嫁的,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泪珠止不住地往下滚,我无法相信曾经我最好的朋友,正值青春的好年华,马上就有孩子和幸福的家了,她怎么会就这么走了?

    “小黎,你,你别哭。”大川不会安慰人,急得直挠头,“这个,叶伯伯叫我来找春绿大师,是不是,是不是晓薇被什么邪祟害死的?”

    “不可能。”我瞪着通红的眼,冲着他大叫一声。

    叶晓薇不可能被邪祟害死的,为了弄死附在胎里的猛鬼张小宝,她每天喝大师兄的“上清驱邪符”,任何邪祟都不能伤害她。

    而那猛鬼张小宝被符咒净化了那么多天,早已经奄奄一息,马上就要形神俱灭,灵体稀薄得都不能动弹,更别说害死叶晓薇了。

    不是鬼,那只有人。

    早就看出来那个混蛋男人,不是什么好鸟。晓薇姐才嫁进门,就出了事。

    “管大柱,你——王——八——蛋——!”我心中气愤交加,双手用力攒成拳,一脚踢翻面前的算命摊,浑身怒气汹汹地跑了出去。

    大川看着我那副要杀人的样子,连忙就追了出来,在我身后大喊:“小黎,小黎,你冷静点。”

    我一路向山下跑,掠过路边熟悉的景色,让我想起了和晓薇姐曾一起在这条路上,来来回回走过无数次。

    春天,我们摘路边的野花,每次她都把先做好的花环给我戴,还笑着夸我:“小黎真好看。”

    夏天,我爬上树摘野果子,她在树下担心地叫着:“小黎,你当心点。”

    秋天……

    这些美好,我不敢再回忆,每想一下我就觉得心痛得要死。

    “小黎,小黎……”耳边呼呼的风声变成了晓薇姐轻柔的呼唤声,泪水模糊了视线,我脚下一滑,摔趴在地上。

    “晓薇姐,晓薇姐……呜呜呜……”我用力地捶着地,哭得撕心裂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