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真武狂龙 > 《真武狂龙》正文 第一千三百零九章 断情
    “王爷威武!”

    “王爷无敌!”

    “王爷万岁!”

    山呼海啸,声浪一阵高过一阵,蔓延全城,哪怕还有数名魔尊在城中肆虐,人心也随之渐定,因为那道傲立于半空的瘦削身影!

    上至赵宇坤,下至朝廷官员,无不黑了脸。

    纵然圣者也不会让人高呼万岁,那是只有皇朝帝王才能拥有的荣耀。

    是的,荣耀,而不是一个单独的称谓!

    万岁代表着国朝万古,国运绵延,如今却被冠在一个‘乱臣贼子’头上,如何不让他们惊怒?

    可现在,却根本无可奈何!

    “吴明,你乃是众圣殿通缉犯,既然如今脱困,又诛杀魔头,朕便给你个机会,出手对付这些堕魔者,否则,即便你逃到天涯海角,也难逃法网,依旧是大宋的罪人!”

    赵宇坤到底是皇帝,城府颇深,在察觉奈何不得吴明后,心生一计。

    若吴明不答应,他就会将与魔族勾结,成为堕魔者的帽子,死死扣在吴明头上。

    若答应,那正好,只要拖得一时半刻,护城大阵修补完成,无论是这些该死的堕魔者,还是这根眼中钉,一个都逃不了!

    届时,因吴明脱困,而重新逆流的国运,必然会回归大宋!

    他赵宇坤,依旧是大宋皇帝,掌握至高无上的权柄,吴明自然就是那乱臣贼子,青史上留下万古骂名!

    “本王连诛两名堕魔尊者,一名域外血魔尊,已是强弩之末,还请陛下让护国神兽出来,镇杀堕魔者,扫清寰宇,还大宋朗朗乾坤吧!”

    吴明何等聪明,岂会受言语束缚,寥寥几句,便将明枪暗箭化于无形,身形一闪的去往南城内城所在。

    数万大军,大宗师无数,除了寥寥数人大着胆子质疑外,几乎所有人都没有开口。

    哪怕是质疑,也很快淹没在万千声浪中!

    “那里是吴王府所在,不是早就人去楼空了吗,他去干什么?”

    也有人看出,吴明所去方向,正是吴王府,却闹不明白。

    因为,早在数年前,吴明被夺爵除名时,吴王府中就再也没有一个人了,连个看家的仆从都没留。

    吴王府本就是早年吴雄封王,大宋朝廷赐予的府邸,如今被收回,名义上自是属于朝廷。

    而且,随着吴明被夺爵,王府也被授予他人,似乎与之有仇,府内早已是乌烟瘴气,不复当年!

    但吴明并没有去吴王府,甚至没有多看一眼,便纵掠而过,很快来到了内城,与吴王府隔着几条街的另一处豪华院落。

    铁剑王府!

    此时,门前数十名护卫严阵以待,无不面色惨白的看着远处大战所在,却依旧谨守着本分,没有离开半步。

    内里更可见不知有多少身影,于角落中来回闪动,一道道隐晦内敛,却有极强的气息,隐藏于王府最重要的后院周围。

    看到吴明落到门口,守门侍卫中有人是认识的,也看到对方此前如何与大宋皇帝对峙,压服数万大军,受到无数百姓拥护。

    联想到自家王府和吴王府的关系,还有暗地里的某些传闻,不由紧张起来。

    “王……敢问大人有何贵干?”

    侍卫队长张口后觉得不妥,临时改口,颇为拘谨道。

    没办法,无论是任何宗师武者,面对能够搏杀魔尊的存在,都会紧张,不仅是修为的差距,更是生命层次的天然威压!

    “有劳这位大哥通传一声,就说故人之后来访!”

    吴明和煦一笑,拱手道。

    “这……好,您稍等!”

    侍卫队长大松口气,看这架势不像是找麻烦的,而且心中不无庆幸。

    有这样的强者在王府坐镇,至少安全无虞,他们也怕,而且真要动手的话,此时根本无人能拦住对方。

    “大人还是请回吧,我家老王爷说了,如今京城魔乱四起,很不太平,不愿见客!”

    不多时,进去请示的护卫回返,硬着头皮,满目不解道。

    众侍卫同样纳罕不已,这样一尊强者到来,在这等情形下,哪怕会受到朝廷猜忌,但难道阖府安危都不够吗?

    呼!

    只是眼前一花,瞬间便失去了吴明身影,所有人惊楞刹那之后,无不面色惨白几分。

    这尊传奇,未必是怀着善意来的啊!

    值此魔乱的节骨眼上,再加上这样一尊恐怖存在,动辄便有覆灭之危,如何不让人惊恐?

    但怕又能如何,谁能挡得了?

    “爹,那小杂种死而复生,恐怕来者不善啊,这样拒绝,他……”

    王府后院禁地,柳平生满面担忧道。

    “他不敢来,即便来了,还能将老夫如何?我铁剑王府,乃是大宋八大异姓王之一,为大宋立下赫赫战功,才有如今基业,岂容一个黄口小儿放肆?”

    柳玄冷冷一晒,竟似毫不担心,随手摸起茶杯,却是陡然一僵,目中惊惧之色一闪,死死盯着对面。

    “爹,您……”

    柳平生循目望去,浑身猛的一颤,勉强挤出一抹笑容道,“贤侄勿怪,今日实在不巧,京城遭逢这等大乱……”

    “我吴家的东西,也该还回来了!”

    吴明未做理会,神色淡漠道。

    “贤侄说笑了,你我两家乃是世交,我……”

    柳平生话未说完,便被一股恐怖威压镇住,半个字都无法吐出。

    “放肆!”

    柳玄老脸铁青,胡子微颤,怒视吴明道,“乱臣贼子,岂可在本王面前放肆?”

    “呵呵!”

    吴明嘲弄一笑,缓步上前。

    “大胆!”

    六剑奴飞扑而出,结阵杀向吴明,比之数年前强横了何止十倍?

    可未见吴明有任何动手的迹象,便听得闷哼声响,伴随着血光和嗤咔碎响,六人直接倒飞而回,撞塌了墙壁,在王府中惹出一阵刺耳慌乱尖叫。

    六剑奴并未死,只是伤势颇重,在满地狼藉中挣扎了几下,根本起不来。

    “你若敢动我柳家之……”

    柳玄厉声道。

    “她不姓柳!”

    吴明淡漠的看着这位曾经需要仰视,记忆中还抱过全身的慈祥长者,此时却有如狰狞厉鬼,“即便姓柳,我要杀人,谁也拦不住!”

    “你……”

    “爹啊,您快将金书铁卷还给他吧,看在雪儿的份上,他不会下杀手的,而且雪儿不是也说过吗?即便离开了王府,也依旧会认我们啊!”

    柳平生噗通跪倒在地,许是对生命的渴望和恐惧,竟是微微挣脱了来自吴明的威压,歇斯底里的哭求道。

    柳玄呼哧呼哧喘着粗气,目中满是血丝,手背上青筋暴突,颤抖不休,可看着眼前的青年,怎么也没有勇气拔出身边铁剑。

    纵然,他如今已是大剑宗!

    “看在雪儿的份上,放……放我柳家一条生路!”

    短短数息,因突破而恢复至中年模样的柳玄,突然好似苍老了数十岁,颓然窝在座椅上,涩声哀求道。

    吴明没有言语,仅仅是探出一只手。

    柳玄颤了颤,哆嗦着摸出一本黑黝黝,泛着金属光泽的尺许大小玉质书册,放在了吴明手中。

    金书铁卷!

    与血书灵契相似,却更加人性化,乃是世家豪门大阀,收录家臣随扈的必备之物,而且炼制之法比之血书灵契更为复杂,传世更加稀少!

    吴明摩挲着铁卷之上,隐有血色纹路的‘吴’字,心中唏嘘不已。

    此物本是吴家祖上所传,吴雄执掌,却因意外陨落,以至于吴旭并未接掌,自然也没有落在他手中。

    当年的吴家铁卫,曾于数十年前,在云梦泽抗击过南魏半圣强者,也不过这算不到三成,却突然全部陨落在外,连老王爷吴雄都死的不明不白。

    如此,便造就了吴家的没落,引发了后续的一系列惨祸!

    “呵!”

    吴明微微一笑,心中莫名的一痛。

    但……也仅仅是一痛罢了!

    原本希望,柳依雪将此物归还的,奈何奈何,世事难料,终究是要他亲自走这一遭!

    作为成年人,吴明很理智,虽然对柳依雪感官不错,前身对其执念颇深,但毁家灭族之仇,岂能不报?

    “这份孽缘,早就该了断了!”

    吴明轻吸口气,随手一挥。

    噗!

    血光乍现,一颗苍白头颅,满目错愕,显得狰狞无比,似乎是没想到,会死在吴明手中!

    “你……你怎么敢?”

    柳平生愕然不已。

    “放心,我不会动你留在外面的几个血脉,但你也应该很清楚,此事该怎么做,我不希望听到什么流言蜚语,有些事,也该大白于天下了!”

    吴明淡淡道,

    “你你……”

    柳平生只觉毛骨悚然,有如见鬼,怎么也无法相信,他秘密养在外面的几个外宅,竟会被吴明所知。

    以至于连其父被当面斩首,都没多少心情管顾了。

    事实上,早在多年前,吴明便知道了!

    只是他不够狠,不够毒,做不到毁家灭族,而且……还欠着那个白衣胜雪的女子一份情!

    不管怎么说,柳家也将她养大成人!

    而他,能做的回报,也仅仅是没有灭绝柳家!

    当年柳依雪做了选择,没有将金书铁卷归还,如今他也做出了选择。

    前尘因果,终须有个了断!

    吴明没有管顾对方,也无须管顾,身形一闪的掠出了铁剑王府,带走的除了金书铁卷,还有一颗人头!

    “嗯?”

    只是让吴明颇有几分意外的是,未等远离京城这是非之地,迎面却有两个人拦住了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