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武逆 > 第六百零七章 拜师青帝
    “???”

    风浩在听到李青帝的话后,也有那么一刹那的失神。

    不会真喝醉了吧!

    很明显这姜媚柔跟李青帝所说的嫣儿,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姜媚柔在跳崖殉情的时候就死了,不可能有后人。

    既然不死姜媚柔的直系后人,那就不存在七八分相似的可能。

    除非……转世!

    转世之说,风浩是相信并且亲眼目睹的,一个是很有可能的阿呆。

    另外一个就是如今就在宫中的杨戬。

    理论上来说,修为强大的人陨落后,若神识不灭,多少有几万分之一的概念转世重生。

    但根据李青帝所说的故事,那个姜家嫣儿,也就算二重境左右的修为。

    要是这么低的修为都能够重生的话,估计那些死去的大佬,郁闷的棺材板都会压不住。

    姜媚柔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到躲在风浩身后……

    “……”

    姜人皇心肌梗塞了一下,疼的不行。

    明明自己这个父亲距离姜媚柔近一点,为什么她要躲在风浩身后啊。

    还有没有天理了。

    李青帝看到姜媚柔突然躲到了风浩身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嫣儿……你!”

    李青帝有点不理解,嫣儿不应该是到他身边来吗?

    这怎么躲在别的男人身后?

    风浩头疼的很,朝李青帝说道:“青帝,你喝醉了!”

    这句话夹杂了风浩的一点意志。

    “呃……”

    李青帝当时便清醒了过来,想到刚才的失态,他苦笑道:“像,太像了……”

    姜直见李青帝状态还可以,便对姜媚柔道:“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过来给青帝前辈行礼?”

    “青帝?”

    姜媚柔闻言一惊,从风浩身后探出脑袋,打量了一番李青帝。

    随后才走出来躬身行礼。

    李青帝笑着摆了摆手,道:“不必多礼,倒是刚才前辈我失礼了……”

    李青帝看向姜人皇,道:“不知道令嫒何名?”

    “小女姜媚柔!”

    “媚柔?这名字略有些不好,这样吧,我收媚柔为亲传弟子,赐名雁儿如何?”

    李青帝看向姜人皇。

    大雁北飞,风往北吹,大雁南飞,归来兮……

    “这……”

    姜人皇顿时犹豫了起来,姜媚柔拜入李青帝门下,这当然是好事。

    但是……他总觉得李青帝对自己的女儿,别有所图。

    取名叫雁儿,这不跟那嫣儿差不多一个名字了。

    然而,姜媚柔听到李青帝的话后,却是站出来道:“父皇,儿臣当真可以拜入青帝前辈门下吗?”

    “我……”

    姜人皇当时便有种老血向外喷的感觉。

    太难受了!

    为什么有种女儿要成为别人家的趋势了?

    李青帝听到姜媚柔的话后,脸上浮现出了溺爱的笑容。

    虽然嫣儿不在了,但姜离的祖上跟嫣儿的祖上,何尝不是一个人?

    而且姜媚柔跟嫣儿实在太像了,正是当年他跟嫣儿坐在那棵他种下的古树下,他所幻想过的未来女儿的样子。

    孤独了几百年,这是嫣儿在天之灵给予他的慰藉吗?

    “可以,你拜入我门下,那就算完李阿蛮唯一的弟子,从今往后,没人可以伤害到你……这天底下,你将是最幸福的人儿!”

    李青帝站起来,眼中的那份执着让周遭的灵气都暴动了起来。

    姜人皇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求助地看向风浩。

    这本是姜家的家事,风浩不想管的,但是姜人皇却向他求助了……

    没办法!

    他只能够帮一下姜人皇了。

    风浩略作沉吟,开口说道:“我觉得这个主意挺好的……”

    “对,风帝所言甚是!”

    姜离迫不及待地想在风浩话音落下后,他再一锤定音。

    但谁知道刚说出口,他这个人就愣住了。

    李青帝神色一喜。

    “不……我……我这……”

    姜人皇当时就懵逼了,现在他恨不得自抽两耳刮子。

    自己着什么急啊。

    为什么不等风浩说完话后,再稍作思考呢?

    姜直点头道:“皇兄,媚柔能过拜入青帝门下,这是好事……”

    “你……”

    姜人皇瞪着姜直,胸口疼的厉害。

    我特么造啥孽了啊!

    李青帝当下也没关姜离了,而是从绣袍中,将那木偶送给姜媚柔,轻声道:“从现在起,为师叫你雁儿,大雁的雁……”

    姜媚柔接过木偶,很是欢喜。

    她从小就听青帝的传奇长大的,也知道青帝对姜家有恩。

    而且……风浩也觉得她拜入青帝门下挺好的。

    那么,这还有什么不能答应的呢?

    然而,本来自我安慰的差不多的姜离,看到姜媚柔手上的木偶,当时眼珠子一瞪。

    “我喝醉了……别打扰我!”

    砰!

    姜人皇趴在桌上,一动不动。

    只是眼角的两滴泪出卖了他……

    我特么就这个唯一的闺女。

    李阿蛮,你要是不对我女儿好,我特么死也不会放过你……

    难受!

    李青帝这个时候也酒意全无,朝着风浩拱手道:“风帝,如今我遇到雁儿,已经打算此生不飞升古天庭,在雁儿身后守护他一辈子,若将来她破帝境,而我未死,便一起去古天庭相聚……”

    “在此之前,大夏天道复苏,危机四伏,雁儿还需你帮忙守护,我回去安排身后之事,从今往后便呆在大夏,一心辅佐雁儿……”

    李青帝做了很大的牺牲。

    一旁装醉的姜人皇,猛的抬头看向李青帝……似乎自己误会他了啊。

    这是个真心要当他女儿的师傅的人。

    这般承诺,简直吓人。

    “雁儿,还不拜谢恩师?”

    姜人皇正色道。

    姜媚柔也没想到李青帝要为她付出这么多,心里很是慌乱。

    加上突然听到父皇多话,她便立刻躬身道:“弟子谢过恩师!”

    “好,好!”

    李青帝心情显得特别好,对风浩跟姜离姜直道:“我先行一步,雁儿拜托了!”

    唰!

    李青帝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大殿之中。

    李青帝走后,大殿中突然陷入了寂静当中,良久,姜离开口道:“青帝的眼神……没啥问题吧!”

    姜直揉了揉眉心:“皇兄,你不是说醉了吗?你呀……人家青帝眼神清澈的很,只是单纯地觉得,媚柔像他的雁儿,思念之情转移到了雁儿身上,一心想的便是雁儿幸福……”

    姜直说完这句话后,觉得有口误,便改口道:“还是叫媚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