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火影]父辈的秘密[四代中心] > 294.282 差距(更新)
    火之国木叶

    又是凌晨

    还在下雪

    “五代,  五代?醒醒,别睡了。”

    旗木卡卡西正式成为火影的第四天,从前都是他半夜把老师从床上拖起来,  现在变成他被人拖,  “桃地再斩,  你最好……”

    “养鹿的疤脸老头有紧急情报。”

    卡卡西爬起来,忍住了把枕头丢出去的冲动,真正开始理解老师的起床气,  “人呢。”

    “外边。”

    卡卡西洗把脸往外走。

    “面罩。”

    卡卡西把脸遮好,瞪了再不斩一眼,“两杯白开水。”

    再不斩撇嘴去倒水,  作为木叶千金买马骨的那条马骨,  他真的要端茶倒水到退休么。

    “加冰。”卡卡西也没想到自己曾经的一念之仁过后能这么使唤,“晚上好,情报部长先生。”

    奈良鹿久直直站在大办公桌前,还是不习惯总歪斜坐着的卡卡西。

    “请汇报。”

    鹿久看向卡卡西身后。

    卡卡西瞟一眼再不斩,  “二级警戒够了么?”

    “一级。”

    卡卡西喝水挥手,  火影办公室只剩下两个人。

    “宇智波美琴露面了。”鹿久确认无人偷听后才缓缓开口。

    “死了么?”

    “活的。”鹿久觉着和卡卡西说话真费劲,  “汤之国,  伪装成争夺家产的商人,  在赏金所挂了s级任务,  搜寻一种不是□□却能令人窒息而死的药物。”

    “哦。”

    “你哦是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留意到,  鼬昨天吃过晚饭就往汤之国去了?”

    “……”

    “那位夫人确实太久没出来工作,  不遮脸不好找,  裹那么严实鬼鬼祟祟,一到汤之国就被暗部盯上了。还敢去赏金所,从里面出来止水就收到信。”卡卡西把玩着手里的飞雷神通讯器,心底告诫自己,要学会争夺话语权,不要随便让人带着你的节奏走,对,你是五代目火影了,你能行,“还有,忘了和前辈说,叛忍的生意越来越难做,过一段时间,除了潜伏的自己人,大概整个赏金所都会投奔木叶。老师和油女前辈之前的布置,现在开花结果了  。”

    “四代目火影从不做无意义的事。”鹿久深呼吸,他能帮三代在水门面前掩盖九尾事件的细节和真相,水门自然也能再起炉灶架空他,“加上五大国连锁的彻汤屋,还有开满火之国的路边小旅店,行,我是不是明天就能安心退休了?”

    卡卡西扫过墙上历代火影的大幅照片,停在老师严肃的脸上,心里继续重复着你能行,你绝对能行,不就是说话慢一点,想好了再说,\&“如果我把这些,都交给情报部,鹿久前辈,您能在正式退休前,为木叶搭建出一个新的情报体系么?两套班子,内耗实在严重。”

    “……”

    “老师是存着外线情报成长壮大,就找人替换您的心思……然而……我是我,我不是我老师。”卡卡西记着老师的话,以势压人公共场合用祈使句,私底下要用疑问句,总之只能让对方回答是与否,“不论前辈是否对我成为火影存有疑虑,至少,我相信,前辈肯定不会背叛木叶,是吧。”

    “是。”

    “您曾经对四代目火影想做的事,有异议。”对,就是这样,心里再紧张,面上也得撑住了,不要有小动作,眼神不能迟疑,需要停下思考就喝水,强按头的时候要盯死了对方眼睛。卡卡西直视奈良鹿久,默念坚定坚定一定要坚定,“但是现在五代目火影要做的事,前辈应该没有哪里需要反对,是吧。”

    “是,大人。”奈良鹿久被卡卡西盯住,突然有些莫名的畏惧。不是他怕了自己看着长大的卡卡西,而是仿佛闯入了不熟悉的地方,很陌生。

    “好了,您也不年轻了,早睡早起。”卡卡西站起来要走,却被奈良鹿久拉住。

    “还没说完。”但是不论陌生也好,卡卡西长进了也罢,想把智商2oo的情报部长唬住,波风水门老狐狸都做不到,“那么,五代目大人,你打算怎么解决,宇智波美琴。”

    “不是现役忍者,在火影楼内外没有任何职务,她就是一个木叶高层的重要家属。”卡卡西把冰块嚼的咯吱响,“自己跑出去又不是被人绑架的,谁的家属谁处理呗。”

    “她在查导致富岳身亡的药物来源。”奈良鹿久再次深呼吸。

    卡卡西吞下碎冰渣,“那就让她查。”

    “可如果,查到你老师头上怎么办。”

    卡卡西沉默一秒坐回椅子,“一个火影杀自己的保卫部长,杀自己的多年好友和支持者,荒不荒唐?你少疑神疑鬼,老师生病的时候怎么会嘀嘀你。”

    “嘀嘀。”鹿久犹豫了一秒拿起杯子,“五代,既然你信我,那我就有话直说,我不管你是真聪明还是假傻,现在都不是装傻的时候。”

    “哦?”卡卡西拖长声音。

    “宇智波家族,对木叶来说是一群很麻烦的人,他们……”

    卡卡西打断奈良鹿久,“我一直有件事特别想不通,你们为什么总是盯着宇智波不放,他们到底做错什么了?因为所谓的写轮眼诅咒?”

    “不是,那不过是说与外人听。”奈良鹿久把杯子放在嘴边,“宇智波太重视家族,而木叶……就说你自己,你从小努力训练努力工作,都是为了什么?”

    “木叶,保护好木叶里的大家。”

    “那你再想想,富岳那个混蛋,或者你曾经的队友宇智波带土,成天都嚷嚷些什么?”

    卡卡西仔细回忆着,最终提炼出一句……不坠宇智波的威名,“呵呵,为了这种事情。”

    “这就足够了。宇智波和木叶其他忍者,不一样。”鹿久一字一顿,“排除异己这四个字,换个说法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再换个说法就是不想关键时刻被人反水拖后腿。”

    卡卡西也一字一顿,“对,就算你说的都对,可慰灵碑上的宇智波做错了什么?还是鼬做错了什么?佐助做错了什么?那些一直为木叶出生入死的宇智波又做错了什么!”

    “那你觉着,鼬那么小就被安排进暗部是为了什么?三代每天待在忍者学校,做个名誉校长是在干什么。你老师把火影直属的特殊暗杀部队都快变成五讲四美阳光少年培训基地了,又是在干什么。”奈良鹿久叹气,“你再想想,现役的宇智波,平均年龄多少岁?除了止水这个奇葩,鼬都算前辈。”

    “不是。”卡卡西想要反驳,却不知从哪里入手。

    “年轻的宇智波和木叶其他小孩接受了相同的教育。但之前,忍校只有体术和忍术,其他全靠家传。”鹿久嗤笑一声,“宇智波富岳啊,他确实很支持你老师的爱的教育,和外族通婚这种事情他都允了。但你要明白,这只是因为,如果他不听从四代的吩咐,那三代就要命令鼬灭他全族了。”

    “……”

    “一个被逼着低头的人,到底有多心甘情愿?至少富岳从来都没有甘心过。哼,一到关键时刻就掉链子的宇智波,你以为单纯是做事马虎?坐一天腰都不弯的宇智波,做事会马虎?”

    “但……”卡卡西还是想反驳,就是组织不起来语言。

    鹿久揉了揉脑袋上的老伤疤,也盯住卡卡西,“对,水门和富岳确实是好友,可在私交之外,他们还是维护木叶统一的火影和觉着一旦彻底融入木叶,宇智波家族就会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家族领。木叶从初代到四代,四位火影6o多年,有人想要一步到位,有人想要慢慢来,但初衷从未改变,木叶终究是要变成一个整体,不再是几个大家族的联盟;而宇智波想要的木叶,最好是宇智波为其他小家族附庸。”

    “……”

    “不是所有家族都能像千手那样有魄力,直接解散非直系的族人也在所不惜,但至少大家愿意一步步向目标努力。可家族为重的宇智波再过几百年也不可能融入木叶的。这是宇智波和木叶不可调和的矛盾。所以,如果,我是说如果,在鼬和佐助没有真正长大之前,唯一能让各方拜服的波风水门逝世,而这些年跟着水门混出很大声望的富岳还活着……”

    “那就让他做火影有何不可。”

    鹿久看卡卡西就像看傻子,“那就让国主继续做国主,木叶继续臣服国都,有何不可?”

    卡卡西低头喝水。

    “五代,还记得么?你老师啊,那段时间走路飘,化妆都盖不住面无血色,可硬要说自己身体没问题——没问题个大头鬼!富岳九月十五死的,他十一月就在边境病的爬不起来,到过年火影披风都给你撕出来了,这中间可就差了6o多天。卡卡西,6o多天!”

    “所以,就凭这个。”卡卡西讨厌奈良鹿久,“你就空口白牙扣这么大黑锅下来?你把四代目火影的名誉当成什么!”

    “是某人谁也不信执意单独行动,然后出了纰漏。”

    “一切都是你的推理。”

    “我不能去问,但是你可以,去找你的老师证实证伪,我们的四代目火影,他当时到底是怎么操作的,在不知道具体细节的情况下,贸然补锅更容易漏。”

    “你既然问过我老师,他说不是,那就不是。”

    “宇智波美琴既然敢去查,肯定是掌握了什么,现在已经不是死不认账能糊弄过去了的。”

    卡卡西把冰水一饮而尽,默念老师的话,不生气不生气,情绪是火影的武器和工具,不生气。

    鹿久则继续相劝,“金色闪光不因政治手腕扬名,他是从战场上一刀一刀杀出来的;奈良鹿久的名声也不是讲笑话抖机灵得的,我也是一刀一刀杀出来的;你暗部大魔王的名号更不是欺负了几个后辈就被人随便叫叫……不要自欺欺人,我们是忍者,拿钱就办事的忍者,从来都不是正义之师,哪怕现在每天修桥铺路抗洪抢险人工降雨貌似变成了好人,坐在火影楼里,我们也还是政治家。”

    卡卡西不想说话。

    “你老师这样,你也这样。承认自己是个不择手段的坏人就这样难么!”

    “那照你的话法,我们和团藏还有什么区别。”

    “你以为志村团藏是怎么死的。”

    卡卡西头好痛。

    鹿久既然开了口,也就没什么不能说的,“那种人,要不是被逼无奈,怎么可能临死前不拉垫背的,还舍身给木叶医院做药物试验,还卡着时辰去死——你信啊?”

    “……”

    “换个说法,你老师那么正直一个人,突然有一天就宣布和人见人嫌弃的团藏合作了,你就一点没奇怪过?”

    卡卡西终于能够回答,“三代阻止老师改革,团藏支持他改革,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那改革眼看着就要成功之后呢?”

    “……”

    “五代,动动你的小脑袋,仔细想想,团藏是什么时候病的,又是什么时候死的,怎么死的。药师兜是什么时候才跟在你老师身边的,你老师凭什么那么信那小子。鬼人再不斩投木叶还要帮木叶杀几个人呢,兜一个三面间谍,总不会连投名状也省了吧。”

    “……”

    “不要自欺欺人了卡卡西——喂喂,卡卡西你干什么!”

    卡卡西按下解除警戒的按钮,示意再不斩把人拉出去,然后看着情报部长那杯,被拿起来放下好多次却一丁点也没喝进肚子的白开水,紧紧握住了拳头,“今晚楼上谁值班。”

    “就知道吃的死胖子。”

    “丁座前辈确实是个死胖子。”卡卡西对再不斩翻白眼,“但你能不能不要说出来。”

    “许他吃还不许人说么。”再不斩擦桌子洗杯子。

    卡卡西套上战术马甲,然后结印。

    木叶上忍单身宿舍,已经不是总堵下水道还分男女的墩子楼,一栋栋小巧却五脏俱全的联排别墅用一种看似杂乱却十分利于巷战的秩序排列着。高高低低的屋过,宇智波美琴那边你已经安排好了是吧。”卡卡西仰头吐烟圈。

    “我既然敢叫鼬去找他妈妈,总归不会让那女人搞出事来。”止水吐烟圈失败,“好啦,卡卡西,火影的工作归火影,暗部的事情归暗部。暗部长就是专门帮火影处理暗处之事的。你要是为这个担心,现在就可以回去接着睡了。总睡眠不足,会秃头。”

    “我才不会秃。”卡卡西一个侧踢,没踹到止水,踢飞了一只乌鸦,然后就被一群乌鸦追着扯头,“嗨嗨,止水,你的乌鸦是不是被青叶的乌鸦混种了!”

    “这就是青叶的乌鸦。”止水捞起一把雪捏个拳头大的球丢过去。

    “你,偷,袭!”卡卡西没有躲,捏了个更大的雪球砸过来。

    止水也没躲,滚出了一个脸盘大的球照着卡卡西就往下砸。

    卡卡西如法炮制。

    终于,你来我往,两个人平躺在了雪地上。

    卡卡西看着满天星斗,心中的郁气一扫而光,“真想和老师再打一回雪仗,好不容易等到能打过他。”

    “等忙过这几天,让玄间组织大家一起去泡温泉,帮你买几把呲水枪。”止水吐掉已经断掉的烟卷,“怎么样,心情好点了么?”

    卡卡西扭开脸,“真的不需要情报部帮忙?”

    止水爬起来,把卡卡西也拉起来,“养鹿的疤脸总对别人的智商不够放心,可真做事的时候,智商1oo和智商2oo的人又能有多少差距。”

    差距用来区分人与人

    ……

    木叶63年一月四日,诸事顺利,明天也请继续保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