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修真小说 > 凌霄之上 > 第六十一章 出兵尸天境
    王雄一行回到盘古世界,东秦、武秦的气运云海就恢复了!

    王雄没有在武秦仙庭逗留,而是踏步直接回朝了。

    等王雄回到天宫界,天宫界的战斗已然结束。

    踏在凌霄宝殿广场,群臣前来拜见。

    “陛下!尸秦的大军,已经全部拿下了!”巳心、奢比尸恭敬道。

    “叔叔,这次的僵尸阵法,好诡异!”女魃、嬴勾也惊奇道。

    “这叫尸祖麒麟阵,这是阵图,以后,你们四人可以摆设!”王雄取出一张图纸递给巳心。

    “尸祖麒麟阵?”巳心惊讶道。

    王雄看向一旁叶赫奉天,这阵图却是叶赫奉天刚刚给自己的,在抽吸尸佼精华之时,也取了其储物法宝,同为祖麒麟,叶赫奉天自然认得此阵图。

    “我身体还有些肿胀,需要炼化一番!”叶赫奉天看向王雄。

    “好,其它事情暂时交给我!”王雄点了点头。

    叶赫奉天踏步消失在了原地,独自闭关去了。

    “商恨!”王雄看向商恨道。

    “臣在!”商恨上前。

    “立刻制定收取尸天境战略!”王雄沉声道。

    “收取尸天境战略?陛下,我们要征战天外的同时,还要与尸秦相争?”商恨惊讶道。

    为了找到永夜亲王,东秦大部分军队都前往天外了,此刻还有余力针对尸秦仙庭吗?

    “尸佼已经死了!”王雄解释道。

    “尸佼死了?”所有人惊讶道。

    “不需要派遣太多的军队分心尸天境,从此刻起,天蛇团、天师团,晋级为‘军’,加大招募人数,由天蛇军、天尸军为主力,以四大僵祖为主体,收尸天境的四脉僵尸,再以僵尸大军,收拢尸天境!此为‘次战场’,主战场还为天外!”王雄郑重道。

    收取尸天境只是锦上添花,找到永夜亲王才是重中之重。

    “臣遵旨!”商恨应声道。

    “谢陛下!”奢比尸、巳心一声应喝。

    “小心南秦天庭也会出兵!”王雄再度提醒道。

    “兵贵神速,臣知晓,陛下放心!臣立刻召集兵部制定战略!”商恨郑重道。

    王雄点了点头。

    有商恨在,在东秦用兵一途,的确省心无数。

    与群臣一番交代后,王雄也再度回后宫陪着叶赫赤赤了。

    “爷爷没事吧?”叶赫赤赤担心道。

    “叶赫奉天没事,而且此次有了大造化,两大祖麒麟之力合一,叶赫奉天修为将会提升一大截吧,而且,叶赫奉天帮你报仇了!”王雄郑重道。

    “报仇?”

    “你父母之仇!”王雄将天外发生的事情说了一遍。

    说完,叶赫赤赤眼睛就红了起来。

    “好了,没事了,你爹娘应该可以安歇了!”王雄安慰道。

    “以前,我爹……!”叶赫赤赤依旧有些哽咽。

    王雄好一番安慰。

    -------------

    南秦天庭,水神城!上书房!

    “制定收取尸天境战略,尽快!”周共工看着一众重臣道。

    “陛下,尸佼死了,尸秦群龙无首,我们自然要全力收取,只是,不知东秦会不会也插手?”一个臣子担心道。

    周共工冷眼道:“这种事,还用问?”

    “臣,臣……!”

    “陛下,大司马是要考虑陛下与王雄的关系,毕竟我南秦与东秦本有间隙,可此次,陛下又与王雄合作,所以才想要弄明白!”又一个重臣担心道。

    周共工冷声道:“尸天境,位于天下的东南地界,夹在东秦、南秦中央,王雄肯定会出手的啊,这点事情还要问?”

    “是臣等多虑了!”几个臣子顿时低头道。

    “哼!”周共工一声冷哼。

    “陛下,那鼠跑跑跟我们一起回来的,他要跑了,难道我们不抓吗?”又一个南秦重臣担心道。

    周共工用看白痴的眼神看那臣子,直到那臣子最终低下了头,不敢正视周共工。

    “你们谁要抓他,就去抓。抓之前,先辞了南秦官职,断绝与南秦关系,听到了吗?”周共工没好气道。

    “我们……!”

    “不怕死的,就去试试!所有人都在躲着这瘟神祸害,你还要贴着脸去凑?”周共工一脸鄙夷的看着那臣子。

    “臣食言了!”那臣子顿时低头红着脸。

    这里好些重臣,先前可是一起去天外的啊,对鼠跑跑的灾运,也有了直观的认识,这祸害,谁敢碰啊?自己没事找事不成?

    -------------------

    天外,一颗流星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向着盘古世界飞去。

    流星之上坐着一个黑色道袍男子,正是先前逃跑的大祭司。

    “呼!”

    大祭司周身散发着一股股气浪,无数蛇藤环绕。

    “嘭!”

    好似冲破体内一股禁制,一条三眼巨蛇虚影在其体表鼓荡而出。

    “十八重巅峰了,先前没有炼化好草木鸿钧,现在炼化好了,若是再对上王雄,应该能败他了吧!”大祭司眼中闪过一股恼恨。

    每一次都被王雄打着跑,大祭司心中也有着一股大郁闷。

    “不行,那王雄邪门的紧,十八重巅峰还不够,我若十九重,就可以任意揉捏王雄了!”大祭司眼中闪过一股戾色。

    “还差最后五个草木鸿钧,只要吞下,我就能成就十九重!可是,最后四个草木鸿钧,我该找谁要呢?”大祭司陷入沉思。

    ---------------

    东秦天庭,上书房中。

    王雄坐在龙椅之上,看着眼前一团黑雾。黑雾中不是旁人,正是冥王。

    “心门之事,我已经知道了,心门那边,还需要舅舅你继续坐镇!”王雄郑重道。

    “继续守株待兔吗?”冥王笑道。

    “总有些人,愿意铤而走险的,青环那边,还是非常重要的,我可不想她们母子出事!”王雄叹息道。

    “这次还真是巧啊,那鼠跑跑居然如此邪门?”冥王也是古怪道。

    这一次对付尸秦的那群大罗金仙,太顺利了,顺利的冥王都有些不敢相信。

    “邪门?不,你不明白我东秦的气运,其实大多被我灌入天鼠营了,还有我真龙之气关于运道的神效,我也心念给了天鼠营,否则,他怎么可能有如此大的运气?”王雄沉声道。

    “哦?鼠跑跑的运道,是你给他加成的?”冥王惊讶道。

    王雄点了点头。

    “那,你先前说,他跟着周共工逃到南秦方向了,周共工会对他出手吗?”冥王担心道。

    “不会!”王雄摇了摇头。

    “为什么?”

    “这次与周共工合作,其实也是一份交易,尸佼的真龙之气,我一丝不取,就是要他答应我几件事的,鼠跑跑位在其列!”王雄郑重道。

    “你和周共工,不是敌对关系吗?他还要杀你的!”冥王惊讶的看向王雄。

    你们怎么还能合作呢?

    王雄摇了摇头:“以后你会知道的!这一次,我让周共工故意将‘福字令’、‘祸之令’丢入鼠跑跑手中,也是有用意的!”

    “不是巧合?”冥王惊奇道。

    王雄点了点头:“世上,哪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两枚运道之令丢了,好巧不巧一起落在鼠跑跑手中?”

    “那这是……!”冥王惊讶道。

    “虽然不确定,但,我必须要再找一个可能性,鼠跑跑有帮我们找到永夜亲王的可能性!”王雄郑重道。

    “哦?”冥王神色微动。

    “鼠跑跑这边,不需要你担心了,我盯着呢,舅舅,有件事麻烦你调查一下!”王雄郑重道。

    “你说!”

    “苏定方手下有个第一谋士!那个黑袍先生!我不方便明目张胆的查询,要考虑苏定方的态度,你暗中帮我查一下!”王雄郑重道。

    “黑袍先生?”

    “能让苏定方对其信任超过心门,甚至超过药师佛?不简单啊!你不要惊动他!小心点!”王雄郑重道。

    冥王沉默了一会,终究点了点头。

    ---------------

    天外,一间大殿之中。

    永夜亲王看着面前一个白袍属下。

    “不是让你安心潜伏的吗?”永夜亲王冷声道。

    “亲王,您让我们关注鼠跑跑的,有消息了!臣这次运气,见证了一场天外之战!”白袍属下苦笑道。

    “哦?”永夜亲王皱眉道。

    “我是潜伏在尸佼身旁的,见证了一切,尸佼被鼠跑跑克死了!”那白袍属下浑身一颤,至今都心有余悸。

    “你说什么?尸佼被鼠跑跑克死了?”永夜亲王瞪眼道。

    尸佼曾经封印过永夜亲王,永夜亲王自然明白他强大!如今,死了?

    “是!”

    那白袍人将先前发生的一切对永夜亲王说了一遍。

    听着属下的禀报,永夜亲王好似中了定身术一般,僵了好长时间。

    “原来,原来我两次倒霉,真的都是鼠跑跑祸害的?”永夜亲王面部一阵僵硬。

    “是!”那白袍人苦笑道。

    大殿静寂了好一会。永夜亲王终于爆发大吼而起。

    “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鼠跑跑,他在哪?”永夜亲王暴躁的吼道。

    “亲王,所有人都知道鼠跑跑的祸害,可是,鼠跑跑逃走,没人敢拦,包括周共工也不敢拦,怕沾染他的晦气,属下也是跟着鼠跑跑才侥幸逃过周共工追捕的,和鼠跑跑分开后,回来的一路,还遭到了三次打劫,有一次差点没能回来!那鼠跑跑,就是邪门,亲王,真要去抓他吗?属下最近运气不好,能不能换个人去?”那白袍人秒怂惊悚道。

    永夜亲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