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都市小说 > 上门为尊 > 第244章 拼酒
    “咦,陈宇一!”这时大厅一名同学惊讶了一声。

    陈宇一推着红酒神色泰然的进来了。

    此时热闹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范文滨眯着双眼,“我们的乞丐王子还真来了,不过这种出场方式也太另类了点吧!”说完,他哈哈大笑起来。

    随后,好多同学也跟着一起大笑了起来。

    “陈宇一,怪不得你会说出席我们的宴会,原来是在这里当服务员。”凡铃虽然没有像他们那样哈哈大笑,但也掩饰不住眼中的那抹嘲讽。

    “在这里当服务员好啊,这样的五星级大酒店,多高大上啊。还有,平日尝不到的菜,可以在这里闻一下,或许还可以舔一下残盘子,哈哈!”几个跟范文滨关系近的男同学大肆笑道。

    “还有,也可以涨好多见识啊,就比如你现在拿来的那些红酒,你知道是什么酒吗?87年的拉菲,二万多块一瓶,你可要小心点拿哟,摔了一瓶就有得你赔的了,哈哈……”

    “说实话,文少还真是豪气,你知道吗,你没来之前我们已经喝了十瓶了,现在又让你上了十瓶,同学一场,先把工作放下吧,一起敬文少一杯。”有些女同学此时于心不忍的也开口了。

    “是啊,文少跟你们大堂经理关系好着了,刚才你们大堂经理还进来敬过酒,只要文少跟他打声招呼,影响不了你的工作的。”这些女同学虽然说着,但掩饰不住对范文滨的崇拜。

    这时范文滨抚着凡铃的手,一脸惬意,“他们说得不错,只要我跟你们的大堂经理打声招呼,不止现在你能坐下和我们喝一杯,说不定他以后还会诸多关照你的。”

    凡铃这时站了起来,一脸春风,带着一丝调侃道:“陈宇一,你就坐下来一起喝一杯吧,耽误不了你的工作,再说有什么事情我家文滨都可以替你摆平。”

    “好!”陈宇一把红酒摆上桌后,还真的坐了下来。

    范文滨眉毛挑了一下,和凡铃相视了一眼,他们没想到陈宇一还真有勇气坐下来。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陈宇一肚子还真有点饿,毕竟中午只是随便应付了一下。

    当即自顾自倒了一杯红酒,端到嘴边,“那就谢范大少爷了。”然后,把酒一饮而尽,旁若无人的大吃起来。

    范文滨见他这个样子,眉角抽动了一下,心中只骂他蹬鼻子上脸。

    那些跟范文滨关系近的同学差点就上去揪陈宇一的衣领了,这种不要脸的人都有。

    而那些女同学也在摇头,认为陈宇一这一杯酒好歹也该敬范文滨而不该独自喝了。

    凡铃也一脸鄙夷的看着陈宇一,突然心思一转,开口道:“陈宇一,你怎么没有把你今天认识的那个女孩叫来,你不会是故意找的一个女孩在我面前演的戏吧。”

    陈宇一笑都懒得笑了,这个凡铃还真会想,自己有必要在她面前演戏吗,演戏的目的又何在?

    “对了,好像他今天还真跟一个女孩出现在了学校论坛上。”一个同学这时突然说道,“而且这个女孩很不简单,被誉为是我们学校有史以来最美校花!”

    一些男同学听他这么一说,不由纷纷问道:“你说的可是左千卉?”

    “除她还会有谁?”

    于是,一众同学都纷纷拿出手机点开了学校论坛。在置首位置,一个醒目的标题——是谁离我们最美校花这么近?标题下面配着一张左千卉侧颜照,照片里她和一名男生近距离交谈着,那名男生也是一个侧面,但拍得不是很清晰,应该是抓拍者只是为了拍左千卉而无意拍到的,着重点都在了左千卉身上。

    帖子的大意是,做为学校最美的校花,左千卉一直没有正眼瞧过学校里的任何男生,这一次却是主动和一个男生挨得那么近,实在太让人意外了,言词之中大有一股酸溜溜和讨伐那名男生的意味。

    同学们拿着手机上的照片跟陈宇一比较了一下,虽然照片上把那名男生拍得不是很清楚,但毕竟和陈宇一同学几年了,一眼就都认出是他,纷纷发出惊咦,“还真是他!”

    范文滨和凡铃也看了一下。凡铃自是已经十分确认了,咬了咬嘴唇。范文滨太阳穴鼓动了两下,“这算什么?又能代表什么?你们一个个的有什么好看的?”

    众同学听他这么一说,也都收起手机,“是啊,这纯属一些人无聊发的帖子,能代表什么。”

    范文滨盯着陈宇一,眼里充满了戏谑,“一个乞丐偶尔得到了一次美女的垂怜,就被传得风言风语的。有本事,你倒是把我们学校史上最美的那个大校花叫来啊!”

    “陈宇一,我不知道你是怎么请动那位大小姐跟你合演了这么一出,但我知道你的目的,你这么做就是想打击一下我和文滨吧,没想到你的心思这么恶毒!”凡铃咬着牙,脸色极其不好的说道。

    “如果他真的有本事,早就和我们的最美校花快活去了,还在这里打什么工,大家不要在意这种帖子,捕风捉影而已。”和范文滨关系好的一些同学嗤之以鼻道。

    “那是,人家可是据传身家深不见底,怎么会看上我们的乞丐王子啊,哈哈!”

    “……”

    “乞丐永远是乞丐,王子永远是王子。你,只会是乞丐不会是王子,永远不够格跟我比!”范文滨眼中闪过一抹寒光,拿着一个酒杯走到依然还在大吃大喝的陈宇一跟前。

    哐当!

    他手中的酒杯落到了陈宇一脚旁,发出一声脆响,溅起一阵酒花。

    众人错愕。

    “经理,我要投诉,你们酒店服务生的素质怎么这么差呀!”范文滨接着朝着外面大喊了一声。

    大堂经理没一会进来了。

    “怎么回事,范少爷?”大堂经理看了一眼现场,目光定在了陈宇一身上。

    “你们这个服务生的素质还真差,本来我念他是同学,见他送酒过来就热情喊他喝一杯,谁知他一点面子都不顾,吃了喝了还不算,还当众撒酒疯摔杯子!”范文滨嘴角微微勾着,一副要把陈宇一玩弄于股掌间的表情。

    而范文滨这话一出,跟他关系好的几个同学顿时配合起来,联合说着陈宇一的不是。

    大堂经理顿时勃然大怒,刚才在门口他就有气,“上班时间,哪个规定你可以坐客人的桌上吃喝的?还敢撒酒疯呢,你马上给我滚蛋!”

    陈宇一这时才不紧不慢的抽出一张纸巾,擦了擦嘴,看了看自己曾经的那些同学,最后把目光转向大堂经理,“你要开了我吗?”

    范文滨和凡铃如同看白痴般看着陈宇一,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装。

    当然其中一部分同学也是这个想法,甚至有些觉得跟这种人成了同学简直就是耻辱。而也有些同学在暗自摇头叹息着,众同学之中并非全都在针对陈宇一,他们只是觉得识时务方为俊杰,认为如果陈宇一客气点,跟范文滨说几句恭维话,知趣一点,下场不至于于此。

    “像你这种人,不开除难道还要供着吗?你现在马上给我收拾东西滚蛋,工资一毛也别想结!”大堂经理怒气冲冲的对着门口一指。

    “这可是你说的哦,不是我自己不干了。”让大家出乎意料的是,陈宇一居然好像很乐意被开除。

    众人一愣。

    大堂经理更是一愣。

    “何经理。”范文滨这时上前,假意说道:“毕竟他跟我是同学一场,您看开除是不是有点严重了?”

    “范少爷,你也不必替他说好话,我们酒店有我们酒店的规矩,这种人必须开除!”大堂经理见着陈宇一的表现,快气得火冒三丈了,他还从来没有见过敢在他面前这么拽的服务生。

    范文滨握着凡铃的手,微笑不语。凡铃也扬着脸看着陈宇一,那眼神似乎在说:“陈宇一,求我啊,求我,我就再让文滨替你说几句好话。”

    场间一度静了下来,都看着陈宇一。

    陈宇一缓缓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扫视了众人一圈。

    众人只觉得有股莫名的压迫感袭来,连气都有些喘不过来了。只到陈宇一摇了摇头,打算离开,众人才觉得呼吸顺畅了起来。

    “宇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