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途站 > 玄幻小说 > 紫墟圣域 > 0462同道中人
    哗啦

    随着普天灵彻底的寂灭,三枚替死符轰然碎裂。

    同时,一道魂影宛若开天辟地的主神,在天地间浮现,那气场,那眯戾天下的霸气,让晗兵等人胆寒。

    晗兵觉得,就是他前世,巅峰状态,也未必有这样的气场。

    “难道这就是阳魂和阴魂的区别?神尊巅峰境界而已,就算我手持君主剑,也未必能够战胜。”晗兵有些心惊。

    “竟然杀了普天灵?你是谁?”

    魂影开口,凝实的手掌一抖,空间仿佛被禁锢,手掌瞬间放大,向着晗兵等人压来。

    就在这时,那啃噬完普天灵的人影,忽然间发出了一丝凄厉的长啸,淡淡的回头,看向晗兵,露出了一丝笑意。

    晗兵动用火眼金睛,清晰的看到,化魂水凝聚的凄厉人影,仿佛是有血有肉的真实人物一般,嘴角流着殷红的血水,双目冒着绿光,嗖的逆空而上,如同禁  欲十年的壮汉,忽然间看到了裸  体的仙女一般,狠狠的扑向了那凝实的魂影。

    一刹那,魂影蠕动,拍落而下的手掌瞬间碎裂,就是魂影,也元气大伤,魂力被吞吸了一半,缩小了一号。

    嘎吱

    如同老鼠啃食木板一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随即魂影归于寂灭。

    “我是武神,真身必然会降临,不管你们是谁,凶兽高原上再也没有你们的容身之地!”

    魂影消散的那一刻,宏亮,充满了怨毒之意的声音,在天际炸响开来。

    “枭枭……”

    化魂水凝聚的人影发出一声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飘过虚空,向着晗兵飞来。

    一刹那,晗兵心惊,赶忙举起绿色的葫芦,将人影吸了进去。

    啪

    葫芦塞紧紧的塞住,晗兵后背冒着冷汗。

    “姐夫,你怎么养这样的怪物?看的我心惊肉跳,我那小心脏,都提到嗓子眼啦。”淡绿色大钟内,小傲雪拍了拍胸口,有些害怕。

    “晗兵,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普天灵可是神尊境的高手啊,只差一步,就会踏入神明的境界。”黎墨影也是一阵害怕,看了看那绿色葫芦,想到那强的一塌糊涂人影,他觉得这绿色葫芦就是一个定时  炸   弹,留在身边,就是一个危险源。

    “哎,这就是我晗家的家传至宝,什么神明,在我家至宝前,屁都不是!”晗兵说着,看向蝙蝠,直让蝙蝠心里发毛。

    “走,去找晗恨吧,他一直想要家传至宝,给他就是。”晗兵笑啦,收起绿色葫芦,撤了阵法。

    此时,那块染血的磁石,竟然有了一丝淡淡的裂痕,那血液,几乎要干涸。

    嗖

    绿色的光影拂过天际,拖着长长的尾茫,消失在了普天灵府的上空。

    看着残破,凌乱的府邸,黑色的蝙蝠一阵心惊,后背冒出阵阵冷汗。

    它知道,晗兵绝对是故意的,他要是想杀自己,自己绝对瞬间小命玩完。

    淡淡的看了一眼化作了枯骨的普天灵,那化魂水凝聚的凄厉人影仿佛还在,让蝙蝠后怕,浑身发抖。

    金色的枯骨上,一袭灰色的裹尸布静静的覆盖。

    上面,神鳄大将军的神兽血还没有干涸,那几个鲜红色的大字,让人触目惊心。

    “普天灵以已死,武神,留着小命等我!”

    下面的落款是晗兵。

    凶兽高原深处,一座宏伟的大殿内,一位男子,脸色有些阴沉,手中,那天晶玉髓雕刻的水杯,随着男子的用力,咔嚓碎裂,随即化作了阵阵混沌雾霭,飘散在了空中。

    这男子,就是凶兽高原上的神明,武神。

    黑亮垂直的秀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嘴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有意思,普天灵竟然死了,就是本尊留给他的替死符,都没有丝毫的用处,本尊的那缕灵魂印记,竟然没有发挥丝毫的力量,就湮灭。”

    “月亮女神,是你吗?你这是向我下战书吗?”

    武神双目如虹,看向虚空,狂猛的气势直冲云霄。

    ……

    此时此刻,仙界,祭灵山,两位灵神,满脸的愁苦之色。

    “太上禁地深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月啦,祁儿等人竟然没有丝毫的消息传出。”身穿灰衣的灵神有些叹息。

    “我以通天手段观测过,太上禁地相安无事,很是平静,不过,那深处,空间仿佛折叠,自成一界,我想,他们应该去了那里。”另一位白衣灵神说道。

    “那些人怎么办?”灰衣灵神问道。

    “那些女人,已经去给晗兵送信,祁儿等人,也深入了禁地深处,这些人,留着,也是浪费祭灵山的灵气,杀了就是。”白衣灵神露出了杀意。

    “等等……”

    铁牢里,薛平山等人说道。

    “怎么,想活命可以,只要你们拿出让我心动的东西,自然可以活命。”灰衣灵神笑啦,在他看来,这些天地仙境的小虾米,根本没有什么秘宝。

    “铿锵……”

    破空声响起,一柄金色的长剑破空而出,璀璨的光芒,照亮四野。

    “神剑?”两位灵神一惊,眼中露出了贪婪的神色。

    “不错,是神剑,是当年,神界,逍遥君主的逍遥剑。”逍遥君主说道。

    “好,你可以不死。”白衣灵神笑啦。

    “我有一滴精血,可以熔炼天地万物。”李黑虎说道。

    同时一挥手,一滴被混沌之气包裹的殷红色精血浮现。

    “不错,这些小虾米竟然这么富有。统统交出宝物,饶你们不死!”灰衣灵神笑啦。

    “我有一滴特殊的水,妙用,需要你自己去研究。”薛平山说道,一挥手,一颗火红色的珠子缓缓的浮现出来。

    “呵呵……”

    两位灵神笑啦。

    下一刻,灰衣灵神伸手,灵力荡漾,抓向那被混沌之气包裹的精血。

    白衣灵神眼中闪过一丝不悦,随即伸手抓向那颗火红色的珠子。

    他们神觉敏锐,自然看出,这精血和水滴的不凡。

    下一刻,令人惊讶的事情发生啦。

    混沌雾气蠕动,火红色的精血跳动,一刹那,一团火焰化作了一条火龙,将灰衣灵神包裹。

    “啊……”

    灰衣灵神发出歇斯底里的大叫,肉身被瞬间焚烧,就是灵魂,都被烧的枯萎。

    这滴精血,自然是青天的真灵之血,那霸道的戾气,就是荒境的高手,也得避其锋芒,更不要说,连天劫都没有渡过的灵神啦。

    眨眼间,灰衣灵神化作了一团灰烟,消失在了天地间。

    另一边,白衣灵神的手,在接触那火红色珠子的那一刻,就感知到了危险,同时,他看到灰衣灵神浑身起火,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然而,他想逃避已经晚了,火红色珠子炸裂,无根之水扩散开来。

    “这就是万古时空一画卷。”看到白衣灵神化作了冰雕,薛平山笑啦。

    咔嚓

    金色的逍遥剑破空而下,将铁牢斩碎。

    “就这么容易?灵神也不过如此。”关世雪笑啦。

    “本应该等着晗兵来扫平祭灵山,现在看来,没有必要啦,洗劫祭灵山,然后,去太上禁地。”萧云说道。

    “此地不宜久留,据说,祭灵山有着五位灵神,那三位,也许在闭关。只要离开祭灵山的范围,灵神就不敢贸然出手。”天奎说道。

    下一刻,众人悄然无息的离开了祭灵山的范围。

    就在第二天,祭灵山上爆发出来了无尽的怒意,有灵神在嘶喊,有弟子在痛哭,仙界几乎所有的势力都在窥探,想要知道祭灵山发生了什么事情。

    幽冥宫宫主周身笼罩着迷雾,双眼放光,露出了笑意。

    “看样子,祭灵山发生了大事,难道有灵神陨落?这不可能啊。”

    “管他呢,既然仙界各大势力的首领都被祭灵山抓了,咱们就得抓紧时间,这样一统仙界的机会可不多啊。”死神殿殿主说道。

    另外,嗜血阁阁主,地狱门的门主,同样赞成死神殿殿主得建议。

    太上禁地边缘,李黑虎一群人静静的站立,心中有些无奈。

    太上禁地里,阵法符文蔓延,一步错,就会步步错。

    “难道就在这里等候?蓝玥儿她们已经踏入了禁地深处啊!”薛平山说道。

    “我在神界之时,略微研究过阵法,也许可以带着大家试试。”逍遥君主说道。

    下一刻,众人小心翼翼的向着太上禁地深处走去。

    ……

    凶兽高原上,绿色的大钟划过天际,飞速的钻入了远空。

    普天灵陨落,化作枯骨的事情,也如同潮水涨潮一样,迅速传播了开来。

    “呵呵,有意思,被天价悬赏,通缉的阴灵,竟然反过来,把普天灵杀了,还留下大名,这个晗兵是个人物。”月亮女神笑啦。

    “发出邀请函,武神要杀的人,我月亮女神,就要庇护,早晚都要开战,也不差这点事情。”月亮女美眸放光,下令道。

    一时间,凶兽高原上,晗兵成了红人。

    武神誓要将晗兵碎尸万段,月亮女神却极力邀请晗兵做客。

    混沌雾霭边缘,空间荡漾,一只大公鸡拖着一位金发男童,忽然间发现。

    “恨天低,你说我爹怎么还没有回来?那至宝到底是啥?”金发男童问道,满脸的憧憬之色。

    “晗恨啊,你爹的看家本领,就是脸皮厚,背后黑人。”恨天低说道,同时,一双眼睛灰溜溜直转。

    “什么意思?你也被我爹黑过?”晗恨来了精神。

    “说起来,都是泪啊!要不然,本尊会这么弱?遥想当年,别说普天灵这孙子,就是武神,本尊也照样一翅膀把他扇飞。”恨天低露出了一丝苦笑,又想起来第一次跟晗兵见面的场景。

    “说说,让本座听听……”晗恨挠着恨天低头上的羽毛,一副很是期待的表情。

    “说多了都是泪啊,你被打了闷棍,抢了什么符纸,还什么轮回路,这些本尊都觉得不可思议。”

    “本尊比你惨,荒境的修为,直接跌落到了仙境以下!”恨天低有种想哭的感觉。

    “这算什么,你比我惨吗?我丢了造化不要紧,最要紧的是我这一世,成了他的儿子!”晗恨看向天际,无比的失落和郁闷。

    “同道中人啊……你爹身上真的有秘宝!”

    恨天低说道。

    “秘宝是啥?”金发男童来了兴趣。

    “不可说,不能说……”恨天低看向那旋转的齿轮,心中有些害怕,生怕晗兵带着那水晶棺吊坠忽然间浮现……